2013-10-10(Thu)

[活動]島夢 青色羽毛與春夏的白日夢

夏1日,正是初夏的時節,天氣漸漸開始炎熱了起來,但是在下午夕陽餘暉的時分,還帶有末春一絲的涼意,你在農活完後坐在田埂邊看著自己悉心照料的農田,在微風的吹拂下,不知不覺入睡了......
青鳥
耳邊忽然傳來了悅耳的鳥鳴,你抬頭一看,發現一隻青鳥滴啾的向你飛來,在鳥兒飛到你的面前時你便忽然清醒了。
頭上傳來了振翅聲,在你抬頭之際,一根飄落的青羽落到了你的面前,但你並沒有看見鳥的身影,這時你會.....?

「嘖、作夢啊...」
本還想著藍色的鳥似乎不常見,想捉回去給那仁看看的。

正想著的時候,一支青羽裊裊落下。
「...?」
反射性地仰手接下,青羽與外觀相同不帶有重量。

卻在碰觸到的同時,四周氤氳起了白霧。
不知霧氣是什麼成分,竟讓平時連毒藥似乎都不怎麼管用的雲飛忽然感到些許暈眩...

朱國西北邊境的小城駿天,是游牧民族們常來做交易的地點。

這幾天,雲飛等人已經把事情辦了大半,於是晚上一群人圍在旅社喝酒。今年氣候不好,牲畜不比以往,但遊牧民族天性樂觀,加上這次東西算賣得不錯,大家還是頗為開心,也就是說,處於一種容易high過頭的狀態。在其中,某人的心情又特別的好也就是high到有點瘋。

邊打嗝邊笑,雲飛揮著酒瓶:「就跟你們說了,是因為我朋友結婚!不是因為老子結婚!雖然老子有點寂寞,但還是開心得要命啊!那對笨蛋情侶不知怎樣竟真的在一起了!」

眾人已聽過幾次了,但一群無聊的男人還是跟著起鬨──男人可以為同樣的梗嘴砲一百次,尤其是醉醺醺的時候。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雲飛小子就別害羞了!」

雲飛瞇眼認真:「娘個屁,老子他媽的才不是女人。」

眾人哄笑:「是是,雲飛小子要娶老婆!」

一個叫巴圖的年輕人突然悲憤:「他媽的,你這混蛋不准娶走薩仁!」

「哈哈,巴圖,薩仁喜歡的是雲飛,你就死心吧!」

那仁喝了一大口酒,平時嚴肅的臉有些發紅:「想做我妹婿?先搶走薩仁的心再說!」

雲飛瞇眼:「沒錯,是男人就去搶自己愛的女人的心,和情敵叫囂有啥屁用!」

莫名被圍剿的巴圖淚目

薩仁是那仁的妹妹,很愛黏著雲飛。那仁的意思是太陽,薩仁意思是月亮,十四歲的薩仁和她的名字一樣可愛。前幾天雲飛跑去那仁家躲避,就是和薩仁親親熱熱(?)的擠著睡。

醉漢的話題是跳躍的,就在那邊開始比大聲時,眾人又開始另一波醉話。

一個年輕人鬱悶:「去,這次雖然生意好,首飾大多都是雲飛賣色順便賣出去的。部裡也一樣,姑娘不知怎樣都喜歡雲飛這假小子!」

另一人擲酒袋:「雲飛這小子,心情一好就到處對姑娘笑,沒事還捏捏臉摸摸頭髮!上次和我的月亮說,她竟然還罵我!說雲飛又可愛又帥,如果是個男人她才不會選我!」

大叔:「哈哈,酸什麼,打架打得過雲飛再說吧!雖然是個姑娘,馬騎得快,弓拉得好,刀使得溜,人長得好。雖然平時傻了點,她可是比男人還重情義、有擔當,你們也都看過她把哈剌掃下馬的那一次──你比得上什麼?」

臉紅脖子粗:「我能和女人生孩子!」

雲飛正喝完一罈,聞言飛來一句:「能生孩子算什麼,我能讓你不能生孩子!」

……………………..

這句話氣場太過強大,導致三秒後大家才反應過來,哄然大笑。

旅店中其他客人紛紛看向那個方向,心想是什麼事鬧得雷一般大聲此刻隊伍中早已沒人記得這裡有人生理性別為女,話題開始一路炸向更詭異的方向。

...
「喂、我說,起來了!」

心還在夢裡抱著酒桶,眼前迷濛顯現出熟悉的身影。
「啊、那仁?要回耶哈部了?」

眼前青年先是被問句愣了下,而後微微地皺了下眉。
「我說...我們現在是在牧場喔。」
說著伸手撈起靠在樹上的雲飛。
「就算天氣不冷,這樣吹風睡覺還是回著涼的。」

「...喔。」
看著認真打算說教的青年,雲飛不禁又以前在耶哈部的大草原上,似乎就有過極其類似的對話。
看看手中,剛剛那支青羽已然無蹤。
青鳥...是哪兒的傳說呢?
這麼說來,在各種問題後意外定居在耶哈部,與那仁和部裡男女一起生活的日子,確實是她最放鬆的時刻。
看看眼前的青年,再想想青鳥。
「嗯,欸。」

「啊?」

拉著對方站起,舉手揉了揉對方髮心。

「欸喂...你到底...」
對方不解又有些無奈地抗議,讓人覺得無比開心。

也許,青鳥就是這裡吧。
=====================
呃呃、其實中間回憶是很久以前的舊文片段,因為主線跟現代牧場這邊神不合所以只能切片斷(爆)。
且當時是合寫然後這段主要是隔壁夥伴這樣,大致上就雲飛裝成青年,隨著少數民族商隊到中原邊境城鎮買賣物資時,與部裡青年的對話這樣。

已經算是中後期的雲飛,比較沒有軍中時期的戾氣,但與牧場時期相比仍然凶狠了些。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