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5(Fri)

1025 冬1日 高地宿營


先謝謝真澄家伊萊與伊尼,孩子們的反應都超可愛,看的超開心的www
----------------------
大部分場景都流水帳處理了,時間實在不夠...OTZ
好想寫雪景寫風景寫那些年大家一起走過的風花雪月(並沒有)啊~OAQ
-----------------------------------
一、
細雨中,堇藤村入口附近矗立著這麼一面招牌……
重要!有意願者報到時,請假裝自己沒看過這面招牌,只是個路過幫忙的好心人士」
------------
雲飛(bzzz)(bzzz)(bzzz)
一路平安>稍微耽擱後在中午抵達,在高地度過了半天>玫瑰
那仁(bzzz)(bzzz)(bzzz)
毫無反應,就是個沒看到招牌的路人>各種不忍說地在半夜抵達,爺爺半困惑半困擾地留你過夜>薰衣草

-------------

「到處晃晃見到了有趣的東西哪。」
作為晨間鍛鍊四處亂跑的雲飛,對著木牌子端詳了一陣,雙手抱胸思索了一下。
「先回去弄農活吧。」

二、
上午一如以往地與那仁將工作處理完,稍稍聊到要去高地便出發了,只是半路卻見到麥羅慌慌張張地跑來。

「?」
平常跟夥伴比起來相對淡定的小狐狸似乎相當地慌張,見到自己也沒多解是什麼就把自己拉著跑。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雲飛也就跟著對方。
然只見對方跑了一陣又頓了一下,然後原地轉了三圈之後,指著某方向便往金穗村跑了。

見到的是倒在自家牧場裡的幕璇,身上披著昨天似乎在哪見過的南瓜造形披風。
還有一隻貓在旁邊喵喵叫。

「幕璇?」
試著叫了一下,又用力的搖了搖,身體相當地冰冷也沒有什麼反應。
雲飛沒想很多,當下便拿披風將人裹起來,捲成了一團帶進屋裡。

打了電話給蘇菲亞,聽對方說麥羅已經交代了大概,她已經收拾好東西正要出發了。
『怎麼你每次打電話給我都沒好事情。』
還這麼抱怨了一句。
『上次的小姑娘也是前幾天才好,怎麼又倒了一個...』

「因為不習慣用電話嘛,沒急事我都是直接去找你的啊~」
雲飛嘿嘿傻笑了兩聲。
「總之等你過來啊,這邊還有病人就不多聊了。」

幕璇的家整理地還算整齊,準備好毛巾水盆並不難,似乎是幕璇養的貓在一旁喵喵叫了許久,大概是累了才安靜下來待在一旁,雲飛也就順便到了一小碗牛奶給牠,只見貓咪隨性地舔著牛奶,視線卻好像沒有離開幕璇過。
之後雲飛就待在熟睡的少女身邊,直到蘇菲亞到達為止。
三、
一片混亂地幫忙把人送到醫院後,就被蘇菲亞一句急救很忙別來亂丟出來了。
都回到金穗了就再回家一趟,吃完午餐,小島的初雪緩緩落下,雲飛又留在家裡掃完了雪才出發。
四、
「芬爺!我是雲飛~我來幫忙掃雪的!」
第八高地門前,雲飛元氣十足地扯開嗓子。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回應的是明顯受到驚嚇的狗兒的狂吠。

「契斯,等等。」
老人溫厚的聲音帶著些微的制止,隨著推開的門出現在門口。

「唷,老爺子,這邊來幫忙除雪了!」
雖然還只是初雪,意外的量頗豐,吃個午飯家裡就已經需要除雪的話,那麼第八高地一定也需要。
「啊、龍膽、要跟你家借一下用具喔!」
見到後方默默跟著探頭的少女,雲飛揮了揮手。

「喔、好啊!」
龍膽爽朗地答應。
儘管她身旁芬格爾臉上還掛著"那怎麼好意思怎麼能讓你特地來幫我們做粗活"的表情。
五、
費力的剷雪工作雲飛作起來沒什麼滯礙,加上龍膽的幫忙,指示院落裡需要清理的角落,沒很費力三兩下就解決了,甚至芬格爾剛泡好給兩人的下午茶還是熱騰騰足以直暖心房的溫度。

「早知道你不會準備這東西,你平常也沒再吃吧。」
進屋時剛泡好茶的芬格爾還在翻櫃子,龍膽則從他身邊拿出了一袋餅乾。
「牛奶、巧克力跟抹茶,配上花茶應該還不錯,如何?」

「下午茶嗎?真好!」
雲飛閃亮著眼看著製作地十分精細的小圓餅。
「吃完時間應該還夠我去清一下牛舍~」
盤算著吃了人家好料該多做些事。
六、
一沒注意雲飛連晚餐都吃了。
牛舍清完剛好瞄到旁邊的羊圈子掛滿了枯樹枝,清理完又看到雞舍堆著不知道乾枯多久的舊牧草,再加上龍膽在旁邊,兩人又聊得挺開心,時間刷刷刷地到了天色全暗雲飛才驚覺晚了。

吃完飯雲飛打了個電話回家裡。
「...沒人接?奇怪。」

「唉唷,你這麼大一個人了也不會怎樣,晚點再打吧。」
七、
那仁天色剛暗就出發找雲飛了,所以沒有接到電話。

只是一路問最後只知道雲飛去過醫院,但這那仁也早就知道了。
繞到堇藤的時候還問了麥羅與艾亞,但壓根兒就沒看到告示牌,更沒想到雲飛正待在人家家裡還與人家祖孫倆相談甚歡。

於是當那仁中於出現在第八高地門口時,無奈地臉都黑了。

「怎麼,雲飛又不是小朋友,也有足以保護自己的能力,你還怕她出什麼事啊?」
相對於帶著歉色傻笑的雲飛,龍膽毫不客氣地問道。

「...連牧羊,而且是最溫馴的綿羊都可以被一腳踢飛,差點滾下山崖的人,會擔心是正常的吧。」
那仁咕噥。

龍膽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綿羊?踢下山崖?」

「嘿嘿、在那仁老家的事情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真的假的?你們那裡有綿羊?有山崖?」

「...是有啊。」那仁對於少女的反應有些摸不著頭緒。

「──那麼,時間也不早了,兩位住下來吧?」
最後,鬧劇般的對話結束於芬格爾的問句。
八、
雲飛跟龍膽一起擠在客房的大床上,睡前聊了許多,包括那仁的故鄉,百里大漠、作少年打扮隨著商隊四處販賣物品、幫忙掃除找碴的人之類;龍膽也回以旅居國外時遇上過的種種趣事,還有那些特別的節日與相異的文化。

那仁與芬格爾聊了些著作,略顯笨拙地初次嘗試了字謎,並答應回去後會試著研究一下,以及順便也幫忙將室內簡單打掃了一輪,又吃了芬格爾特地重新溫熱的晚餐作為消夜,才在沙發上入睡。
沙發是那仁自己要求的,畢竟無論如何也不好跟雲飛一起睡客房。
九、
「謝謝芬爺招待,我們有機會會再拜訪。」那仁說著。

後方雲飛則帶著笑意對著龍膽眨了眨眼,兩人無聲地互相交換了一下笑容。
毫無疑問,經過昨晚她已經知道告示牌的來源了。

於是,兩人踏上了歸途。
=================END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