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6(Sat)

1026 冬2日

一、來自第八高地的後續
[tag: 續雲飛那仁來打工]
「話說毛毛你很遜耶,那兩人你又不是沒見過,竟然嚇成那樣。」少女蹲著撫摸大狗的深色毛皮,輕輕揉捏起牠的臉。契斯任她撫弄,天生憂愁的黑眼睛直盯著她看。

冬 二日的清晨,重返天際的陽光烤得客廳暖烘烘的,令人捨不得出門。龍膽今早似乎也失去出外溜達的興致,慵懶地背靠著沙發,與狗兒一同擠在地毯上。牠碩大的身 子幾乎蓋過一半的毛毯。通常契斯不進屋,只有冬季時才會捨棄屋外的崗哨(狗屋)改而佔據爐火前的毯子,那是最溫暖的位置。

「哈哈,契斯平常很鎮定的,大概是萬鬼節那天搞得牠快神經衰弱了。」芬格爾邊答邊泡茶。「何況雲飛那孩子嗓門大到都可以把屋頂積雪直接震下來了,以動物比人敏銳的聽覺而言大概是相當於飛機起飛吧。」
龍膽只是笑了一笑,身體往上挪移到沙發上,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

「雲飛為什麼……」女孩淡淡地開口,心不在焉地伸手接過老人遞給她的熱茶,握在手心裡取暖。「能夠像那樣大笑大鬧,那樣地對世界敞開心胸呢?」
「我是指,」龍膽的視線與他對上,「我感覺得出她也經歷了很多事……很多絕非快樂的事,但她卻能將它們全都拋諸腦後,不、也許是踏著它們前進,從中得到力量,而不扭曲自己……」

龍膽的樣子,就像在說「我做不到那樣」。
「不論有多堅強,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忍受孤獨走完生命長途……她很幸運,在成為大家的太陽的同時,也找到了自己的太陽。」

龍膽陷入沉默,再度望向窗外。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說:「雲飛感覺很像我的一個朋友。」
「不是啦!」龍膽笑出聲,似乎變得比較輕鬆了。

「她們一點也不像。嗯……她叫蘭妮,是個酒吧女侍。個性有點好強,對重視的人……她願意付出一切,毫無保留。她身處的世界也是一團糟,但她並沒有封閉自己的心。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唉,我也想不通為什麼會有人願意幫助一個陌生人,而且還是個顯然搞砸了一切的陌生人。」
龍膽難得提起自己的事,芬格爾不禁小心翼翼地探問:「那個蘭妮,現在怎麼樣了?」

少女「哼」地冷笑了一聲。「她死了。」
一時,兩人之間除了茶水冒出的蒸煙,只有尷尬的沉默。大狗趴在毛毯上,一雙眼睛輪流在祖孫倆身上徘徊。

「話說……」片刻後龍膽重新開口。「我也覺得我變了。你知道嗎,見到雲飛戴著我送給她的那條手鍊,我真的很開心。她願意戴著它,我真的很開心。我有點變了……而且是往不妙的方向。」
說完她放下茶杯站起身,繞過契斯的毛茸茸的長尾巴,開門出去了。

不是的,那不是脆弱。
芬格爾呆然望著被關上的門,感到好多話說不出來。他沒辦法對她那麼說。因為他知道,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不在那裡。
---
失手開啟了別人家的主線劇情我絕對不會說我感覺很爽
爺爺家觀察好好,能夠有這麼好的互動真的好棒的喔(灑花
然後也很期待雲飛跟龍膽後續的互動喔www
二、
金桔甜點教室

「蜂蜜、奶油跟麵粉都調配好了,再來是...」那仁細數著加下去的材料。
「砂糖跟香料哦。」一旁金桔捧起秤完重量的糖碗,笑咪咪地交給那仁。
「謝、謝謝。」那仁專注地接過碗,倒進大盆上篩子裡輕搖。
白雪般的細粉緩緩地隨著那仁搖晃的手勁有節奏地一批批落下。
「啊,雖然參考書上面沒有說,不過,像這樣搖,材料比較不會飛出來喔。」金桔說著拿過篩子示範。
「喔,原來可以這樣啊?」那仁認真地看著。
「等這邊弄好就先分蛋白吧。」手裡動作不停,金桔繼續指示著。
「嗯,要先打發吧。」
「嗯,另外蛋黃要加進去。」
「那等你們分好,我來打吧。」從剛才就只有遞材料器具功能的雲飛,聞言開口。
「咦?可是那個很費力氣喔?」金桔看著瘦小的雲飛,忍不住提醒。
「沒問題的,可別小看我的力氣喔!」璨笑掛保證,「唔、不過太精細的事情我就沒辦法了就是。」
「那麼,等一下就交給你了喔。」
「好的〜咦?哇哦你們兩個打蛋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咦?這個速度,很普通啊?」金桔說著熟練地將蛋黃混入剛篩好的材料,留下蛋白。
「因為平常也是有很多料理會用到蛋,不知不覺就這個速度了。」也一起將蛋打好的那仁回應。
「好快欸你們兩個,那我就開始攪囉!」
「嗯。」
「請。」
冬日的午後,大漠孤煙直升起了香氣四溢,甜膩的炊烟。
------------------
之前在金桔家的萬鬼節禮物禮物,那仁得到可以要求金桔做一件事。
所以就請他來大漠孤煙直做烤餅乾教學囉~
西式餐點那仁是登島後才學的,還正在努力精進中,相信經過今天那仁的西式甜點將做得更好吃。^艸^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