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9(Tue)

1029 冬 溫泉日


一、

數日前。
混在岩石堆里的泉脈,靜謐地散起暖暖的霧氣,將一片雪白溶出了小小的一區石頭組成的灰黑。
空氣中若有似無地傳來微妙的溫泉氣息。
不是嗆鼻的硫磺味,而是種散在霧氣裡的氣味。

「...」
雲飛看著眼前的景色,半晌說不出話來。

因為很閒亂跑,森林裡又盡往沒路的地方鑽,中途還推開了好幾顆擋路的大石頭,完全就只是一時興起想往人煙稀少的地方亂鑽探險。

結果就一頭撞進了神奇的地方。

...以前似乎聽人說過,類似的形容。
柳暗花明又一村?

雲飛漫步踏入,混在山頂石頭堆疊裡面,甚至要撥開茂密的樹叢及正常人移動不能的巨石。
本來只是想順便看看有沒有星露臺以外的賞月點的。

沒有村莊,倒是有間屋子。
早已杳無人跡的房子布滿了灰,卻骨架良好,沒有要頹倒的跡象。

又繞了兩圈,檢視了一圈這個很明顯是人工卻又不見人的奇妙地方,雲飛不自覺地,揚起了嘴角。

二、

晚。

「所以說,我們去泡溫泉吧!」
手捲著電話線,本來想要在夜半直接殺去第八高地的雲飛,在那仁的阻止下,罕見地撥打起了電話。
「嗯,就在虹藏森林再進去一點的地方...以及...還有...」

五分鐘後,對話在那仁看不下去搶截了電話作解釋的情形下,總算讓第八高地的少女龍膽,聽懂了自家雲飛發出的邀約內容。

至於隔壁家花了多少時間勸服芬格爾一同前往,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三、

靄靄白霧裡,換好泳裝的幾個人,批著浴巾漫步到池邊。

雲飛與龍膽披巾隨手一放在旁邊的大石上,確認一下水溫後幾乎立刻就下去了,尤其雲飛甚至幾乎是跳水般地濺出小小的水花。
那仁在池邊輕潑了幾次水,待適應了溫度才緩慢的浸入,然後才發現,芬格爾還有些愣愣地站在池邊。

「芬爺?」
那仁有點疑惑地發出疑惑語氣的叫喚。
對方明明不像是會怕水的人。

「只是第一次泡溫泉搞不清楚要怎麼作而已啦,真是,不就下來而已,看我們動作還不懂嗎?」

「老爺子,水溫剛好,快下來吧!」

被眾人呼換過一輪才回魂的芬格爾,這才有些僵硬地將毛巾放下,扶著池子邊緣的石頭,緩緩地下水入池。

「芬爺喝杯茶吧?」
那仁倒好幾杯茶,傳遞給眾人並說明。
「雖然是泡好帶過來的,比較沒有現泡的好喝,不過方便。」

與花茶不同,沒有明顯的香氣,而是淡淡地,回甘的清香。

「謝、謝謝...」
與平常的精悍不同,因為有些不習慣而顯得幾分笨拙地接下。

「哇哦、老爺子的肩膀...」

「欸、雲飛。」

雲飛無視那仁提醒似的小聲音,半走半游地靠近芬格爾。
「感覺好帥喔!」
雲飛充滿興致地湊近。

芬格爾拿著茶杯右臂上,用寥寥幾筆圖騰化的墨黑色大鷹,大鷹在水霧中添了些模糊,氤氳水氣下看起來就像即將展翼飛翔。

「這是以前在軍中跟朋友一起...」
對於雲飛的動作,芬格爾不甚在意,配合地舉起手臂向雲飛靠近,大概是想著軍隊的同袍,說明時表情相當地柔和。

「大老鷹真的好帥~」
很自然地伸手戳了兩下。
「龍膽也有吧,我剛剛有瞄到~」

「啊?這個喔?這不是什麼有意義的圖案耶。」
龍膽隨興地揮了輝右手臂,艷藍色咒文般的不明文字交纏在臂上。
「之前好玩隨便刺的。雲飛身上也相當精彩,不是嗎?」

「啊、這些啊...」
抓了抓頭,即使連身泳衣遮蓋了不少皮膚,身上露出部分也可見精彩的大小傷疤,在細嫩的皮膚上,宛如意識流的浮雕,相當搶眼。
「以前過的生活比較打打殺殺一點,又沒什麼在注意,就變成這樣了。」
雖然以前的夥伴是常追著自己包紮擦藥,其實都已經比原本該留下的小了很多,但幾次大傷仍然留下不少痕跡。

「比起來,那仁就相當地嫩呢。」
看了看雲飛身上的大小疤,龍膽望向隔壁青年。

「哎?」
雖不是細白,算是太陽曬地健康的銅黃膚色,身上確實沒見到太多痕跡。
不明白為什麼會開啟這個話題的那仁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只有肚子上有個洞呢。」
剛剛那仁下水的時候,龍膽偶然見到的,下腹有個接近拳頭大小的裂傷紅疤。
現在泡在水裡就不甚明顯了。
「真看不出來你是會被捅的人。」
看性情感覺也不像會逞凶鬥狠,沒想到也有帶傷。

「這、這個是...」

「啊、那是之前幫我擋槍的痕跡吧?」

「欸?擋槍?」
龍膽起了興致。

「就擋槍啊,這傢伙在我差點被捅的時候幫我擋了一記。」

「別說了...本來想幫忙還被刺了個大口子,很丟臉...」那仁抹臉。

「哦?」
龍膽帶著趣味地哦了聲,訕笑地看著困窘的那仁。

「沒什麼好丟臉的吧,你救了我啊~」
雲飛豪爽地拍了拍那仁肩膀。

「喔喔,英雄救美呢。」
龍膽難得地跟著起鬨。
那仁連耳根子都紅透了的表情她可沒看漏。

「我、我有點昏,上去休息一下再下來!」
唰地站起,那仁落荒而逃。

「欸?剛看你臉真的很紅,沒問題嗎?還是我跟著上去?」
完全沒搞清楚狀況的雲飛。

「不、不用、我馬上就回去了!你們泡!」

四、

雲飛與龍膽在池中嬉戲,你來我往話題各種天馬行空,芬格爾坐在邊上,背靠著被泉水濕潤並同樣溫暖的黑岩,感受著泉水輕揉進體內的暖意,似乎身體不自覺地就這麼隨著進入的溫度緩緩放鬆了。

原來溫泉是這樣子的活動啊。

芬格爾啜了口茶,聽龍膽與雲飛依舊聊地開心,望著四週亂石堆疊出的一片雪白,又享受了幾分鐘閒適,不禁開始尋覓起方才跑走的那仁。

往那仁奔走的方向望了會兒,就見那仁披著浴巾,背對著眾人坐在遠方的石頭上。

「欸、那仁,你待那兒幹嘛?」
順著自家爺爺的視角看過去,也見著那仁的龍膽叫喚著問道。

「休息夠了嗎?」
見那仁坐在遠方,雲飛也跟著開口問道。

「等等,你們泡,我快好了!」
背對著眾人的那仁只回了這麼一句。

五、

「哇哦!」
雲飛發出讚歎地聲響。

「原來你一個人龜在那就在搞這個啊。」
龍膽環著臂,聲音中也帶著些微的讚許。

漂亮的淡色雞蛋,裝在濕漉漉的竹藍裡,泡在泉中閃耀著水光。

「另一邊有個井口大的小池子,那邊水溫比較高。」
那仁泡回水中,發給了每人一人一個。
「不過溫泉蛋畢竟是蛋,吃多也不好,所以只準備了一人兩個就是。」
說著也一起為眾人在斟上一杯茶。

「溫泉蛋阿...」
龍膽拿起一顆,研究了下,看隔壁雲飛已經拿著再敲擊池緣的石頭,也就跟著動作。

一邊芬格爾則沉默了幾秒,似乎在思考些什麼,才簡單地道了謝,接過一顆也跟著在石頭邊輕輕敲了起來。

「欸?裡面是軟的?」
剛咬下幾口的龍膽不自覺地說。

「嗯!很好吃吧!」
完全不怕燙的雲飛已經開始敲起第二顆了。

「...你滿嘴蛋黃了。」
那仁忍不住提醒。

「嗯,吃完再說。」
毫不在意。

「擦乾淨啦。」

「確實...還不錯。」
隔壁兩人已經開始鬥嘴,龍膽小聲地說了一句。

聞言芬格爾默默地將自己的第二顆蛋塞給了龍膽,則被後者哼了聲塞了回去。

六、

是夜。

「阿、好舒爽啊!」
回到家中將物品安置好,吃完那仁準備的晚餐,雲飛開心地在沙發上亂滾。
「龍膽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

「而且意外的她也相當有體力呢。」
聽見雲飛描述地點、又說要邀請龍膽的時候,還真有些擔心對方會到不了目的地。

結果四個人就這麼臉不紅氣不喘地平安抵達了。

「龍膽有說,她以前到處旅行過,體力果然不差阿。」

「說起來,你怎麼記得路線的。」
一路上又是鑽樹叢又是翻越巨石,而且左拐右繞的,才半路本來想記錄下路線的那仁就已經完全迷向放棄了。
且離開小島上開墾過的區域後,整路景色都大同小異...

「...很難解釋耶,總之就是記得。」

「...」

「嘛、總之,你還想去的話我再帶你去就好啦!」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下次要約誰呢?艾亞麥羅好像還在睡...還是我們自己先再去一次?欸、對了,下次多帶一點蛋去,作些溫泉蛋下來吧,也可以分其他人。」
雲飛完全無視了想要解釋的那仁,愉悅地細數著。

溫泉之旅一日行‧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