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2(Fri)

伍、鉄輪

1212日 【劇情】三角鐵輪

http://i.imgur.com/gHwdF3s.png    鉄      輪       

http://i.imgur.com/r8Sixsx.png    《宵闇異聞》
遠處的女人行跡鬼祟,站在一棟町屋前面,不斷發出淒厲的呻吟及哭聲。
咿呀、嗚嗚嗚、咿呀、太傷心了、我好恨呀、我好恨呀我好恨呀
咿呀,為什麼要背叛我?為什麼要離開我?我真的好恨呀、我真的好恨呀
   

   紅:去探個究竟,遭受襲擊,發現女人成為惡鬼。http://i.imgur.com/yFeoCgS.gif
   黑:去探個究竟,女人消失,只剩下遇害的屋主。http://i.imgur.com/95tMqz4.gifhttp://emos.plurk.com/a6df4c68b455a1f5e607071441416105_w19_h19.gif

   
藍:去探個究竟,女人恢復,你的言語具有力量。
   綠:宅院外觀察,聽見町屋中有啃噬骨肉的聲音。



                   狸 貓 拉 麵               

http://i.imgur.com/5RIqnoy.png    《宵闇異聞》

本次結果判定:
厄除
厄除陣營,事件後的某天


紅:得到一張般若能面。http://i.imgur.com/95tMqz4.gifhttp://emos.plurk.com/a6df4c68b455a1f5e607071441416105_w19_h19.gif

黑:得到了不知名符咒。
藍:得到了老式洋油燈。
http://i.imgur.com/yFeoCgS.gif

綠:得到一個十紋印籠。




1212日 【劇情】三角鐵輪



一、

街上。
那是個寧靜的黃昏,黃昏裡是提著燈籠走在路上的十紋,正向著任務指定的地點而行。

小巧的洋油燈用繪著彩色圖樣的透明玻璃圍繞著火芯,再向晚的接到上映照出飄忽的彩影。
卡特思走著,凝望著這光景,眼神有些飄忽。

「小心。」
跟在一旁用相同速度前進的若史,緩下腳步開口。

「啊?唔──」
還正想問對方怎麼了,就見到自己前方腳邊堆了個裝飾用石貓,卡特思了愣,繞了過去。
大概真太過專注於欣賞洋燈了,竟是在對方提醒自己前,完全沒注意到。

「呵。」
見到卡特思的模樣,若史不免笑出聲來。

於是本還想著道謝的卡特思一時回不了話,氣結了一陣後,鼓著臉將洋油燈推向拓跋。
「還你。」
話語裡不難聽出帶點賭氣的感覺。

然而若史卻未伸手去接。
「不,我說了,送你。」
說話同時,臉上仍是那一般人稱為帥氣好看,而卡特思看來只感覺無比欠扁的笑容。

那油燈是雲飛塞給拓跋的,說是平時跑腿寫報告的謝禮。
如果不是在收到的一刻鐘前,才見到有求於雲飛的洋貨商鞠躬哈腰地提著大包小包跑來,卡特思大概還會以為是拓跋喜歡那類東西,雲飛特地去找的。

當然,不意外地,事實只是順手借花獻佛。

於是當若史見到卡特思一臉好奇地盯著東西看,自然立刻又轉手了一次。

「...至少帶著這個做交換。」
於是卡特思第二次要求對方收下面具。

那是愛亞塞給自己的,說是曾照顧過自己的兔妖王,感應到自己即將有的危險,贈與自己辟邪用的。
搞不清楚只是呆在十紋中,處理些不嚴重的怪異事件能有什麼危險,更不知道為什麼是給自己面具。
而且還是個鬼面。
額上頂著兩隻犄角,眉頭緊皺、眼窩凹陷、眼球突起,咧開的大嘴裡是醒目的利牙。

本是想著既有辟邪功用,就當作收禮的回贈,然卻被拒絕了。
對方似乎相當相信,自家妖王說將有危險,就代表自己可能真有機會遭遇不測。
分明毫無根據。
於是反而令卡特思更想讓對方收下手中面具。

然而,此次卻沒留給他兩繼續爭執的機會。

「咿呀、嗚嗚嗚、咿呀、太傷心了、我好恨呀、我好恨呀、我好恨呀…」

「...怎麼回事?」
驀然出現的聲音使兩人同時停下腳步。

聲音不小,不難找。
遠遠地有個人,距離上只看的出長髮,估計約是名女性,在一棟町屋前面,不斷發出淒厲的呻吟及哭聲的同時,搖晃著自院子一邊繞行至令一邊,開了門進屋。

「咿呀,為什麼要背叛我?為什麼要離開我?我真的好恨呀、我真的好恨呀…」

「進去吧?」
很明確地看的出那是任務所指出的地點,卡特思開口。

若史頓了下,不知在想些什麼,而後點頭。
同時伸手拿過面具,套到卡特思頭上。

「做什麼──」

「走吧。」

「欸?喂!」

於是,兩人一起邁入屋內。




二、

那是名男子。
或更正確地說,是名身上被插了長釘,已然氣絕的男子,臉上還殘留著死前遭受的驚駭造成的扭曲面容。

「喂、欸!」
卡特思正要上前查看,卻給拓跋一個箭步超越,然後只見對方擋著自己開始為男子檢傷。

然而若史撈起男子雙手,接著指尖拂過頸部在向上探過鼻息,數秒鐘內便停了手。
「很遺憾,不用急救了。」
話語是對著卡特思說的,同時也蹲下開始檢視起了屍體狀態。

卡特思跟著上前。

若史拉起男子屍身搖晃了下,尚軟的肉身就這麼隨著其動作搖晃。
「還沒有很久。」
說完,望向卡特思。

卡特思點點頭,作為回應。
「跟剛剛見到的女子,有關係吧。」
他想了想檢視了下懷中武器,接著開口。
「你再檢查下,我去找。」
分頭處理事情才有效率。
卡特思是這麼想的。

「喂、等──」
而若史只來的及叫到一半,便見到卡特思三步併兩步地往深處去了。






三、

哭泣的女子容貌秀麗,窈窕的身段由艷紅的服裝包裹。
頭上頂著的鐵環燃著蠟燭,胸掛面銅鏡,腳踩著單齒木屐。
同時長著角──某種應該是由肉腫塊組成的東西在額角兩端。
絳唇此刻扭曲成詭異的弧度,嘴裡更突兀地伸出猙獰獠牙。
看上去材質相當高級的紅衣,掩不住噴濺其上的是半乾涸的鮮血。

為什麼?為什麼?
女子兀自喃喃自語。

卡特思站在門口,望著演前悽苦卻又絕美的景像,一時愣然。

來之前因為收到的面具,劇場裡的人們才閒聊過一輪,關於生成的傳說。
心中棲宿惡鬼的女子,化為鬼前的模樣。

然後就在他愣神的時候,女子轉身,正好瞧見他。

不妙。
被發現的卡特思反射性退後一步,正思考該如何反應的時候,被拓跋戴在頭頂的般若面具忽然發出光芒。
微弱地在搖曳的燭火中閃了下光暈。

生成女子走向他。
「──你也是變成鬼的嗎?」

「咦?」
於是卡特思這才注意到頭頂面具上的微光。

究竟此刻的自己在對方眼中是何模樣,卡特思不得而知,但大約可以感到,對方將自己當作了同為於丑時化為厲鬼的人。

「是要來接引我吧。」
女子的眼裡泛著淚,聲音顫抖,卻無殺易。

「呃、我...」

「那麼,鬼啊,我想問你──」
她緩緩邁步,步向卡特思。
「身穿紅衣,臉塗丹粉,頭帶鐵環,三腳點火,怒氣攻心。」

女子每向前一步都給人相當強烈的壓迫感,卡特思站在原地,差點想跟著對方的腳步後退。

我好恨啊!好恨啊!傷心極了!甚至願意化為厲鬼的這份恨意,讓我都照著做了,也完成了目標──」
女子手中抓著草人,另一手則是槌與釘。

五寸釘。
而且與方才見過的男子屍身上的相同。

「──那麼,為什麼,我現在如此傷心?」
淚水不斷自女子臉上滾落,混在衣服上的血漬中,暈成一片髒汙。
為什麼?為什麼?啊啊──

「因為你的恨還不夠。」

「什──」

若史隨著聲音驀然冒出,臉上帶著笑意,話語卻與內容同樣冰冷。
「因為你還顧念著舊情,顧念著他對你的好,顧念著就算長釘穿心人已死──」

「喂...」
眼見生成目光停留在拓跋身上,眼中殺意漸熾,卡特思呼換道。

「──他仍會在陰曹地府回心轉意,重新愛你。」
而若史繼續開口。

拓跋若史!
生成在拓跋的言語下,眉頭緊鎖,眼肉圖出,額間肉團更真長成了角,利牙也更加明顯。
不懂對方為何要如此執意挑起對方恨意,卡特思怒吼。

「不是嗎?」
無視卡特思抗議並帶有濃重警告意味的叫喊,若史仍然用冰冷的語調繼續著話語。
「他的背叛他的離去,他造成的痛,你的恨意不該只有如此吧。」

「...沒錯。」
惡鬼望向拓跋,同時帶著赤裸裸的殺意。
「我恨!我好恨!男人啊!恨啊!都去死吧!
說到最後幾字時,已然化為般若的女子,滿溢著殺氣殺向拓跋。





四、

「還在生氣?」
隨意拋下擦拭過軍用打刀的布巾,制服沾了渾身血跡的拓跋,依舊是微笑。
與方才刺激生成女時,同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身上的血自然不是他的。

卡特思蹲在惡鬼旁。
更正確地說,是被拓跋用伴著破魔之立的特殊軍用刀一劍斜斬,胸前劃過一道致命傷,倒在地上已然氣絕,連掙扎都沒有的,曾為女孩、曾為生成的惡鬼。
拓跋身上的血,大致上出自此。
卡特思沉默地,望著惡鬼。

「鬼已棲宿在當事者的內心。」
收起刀,若史站起。
「就算驅除了鬼,仍必須驅除當事者本身。」

「我知道。」
卡特思開口,跟著站起。

已經無法恢復,所以製造讓對方破綻最多的時候一刀斃命。
而且女子已無神智、又是爆起攻擊的情況下,自己才不會阻止他攻擊。
以及,拓跋會如此執意於速戰速決,大概一部分也是不擅長近戰的自己,位置上是在隨時可以被女子瞬間撕碎的距離。
其實卡特思都明白。
但也只是明白而已。

就像他聽了若史調查後的說明,已大約明白隔壁的男子某種程度上是自作自受,仍然會覺得該有其他防範方法才是。

「嗯。」
擦了擦手,若史輕輕拍了拍對方,揉了揉對方頭頂。
那是只有在對待卡特思時,才會出現的親暱動作。

輕推開對方的手,卡特思轉身。
「該回去了。」

「嗯。」
若史跟著以同樣速度陪伴走在一旁。

「我..並不會特別想當人類。」
歸途,卡特思忽地開口。

若史點點頭,聽著。

「但我也不覺得,有必要特地成為妖怪。」

就算因為自己是半妖,而無法融入妖物與人類任一方,但他仍不會特別想要選擇作為哪一邊。
當然,現實上本來也是沒得選擇的。

「卡特思是卡特思。」
若史微笑。
與之前不同,是帶了點溫度的笑容。
「這樣最好。」

「...嗯。」

「回程,繞去卯屋?」若史問。
那是卡特思最愛的菓子店之一。

「好。」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