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30(Tue)

陸、白鷺马戏团

12??日 【劇情】马戏团

http://i.imgur.com/gHwdF3s.png    白  鷺  马  戏  团       

http://i.imgur.com/kcLTAte.png    《宵闇異聞》
昨天跟家人去了白鷺馬戲團喲!有一些可怕卻有趣的東西,像是突變生物,全身纏滿蛇、一個身體兩個上半身的怪人呀…我還聽到了那個馬戲團的一些恐怖傳言喔!
其實那個馬戲團是惡魔經營的,會偷偷的把客人拐走或是吃掉呢!

   



   紅:去探個究竟,被困在鏡子的迷宮裡。
   黑:去探個究竟,發現關著人魚的水箱。 http://i.imgur.com/95tMqz4.gifhttp://emos.plurk.com/a6df4c68b455a1f5e607071441416105_w19_h19.gif
   藍:去探個究竟,揭開了馬戲團的真相。 http://i.imgur.com/yFeoCgS.gif

   綠:去探個究竟,進入占卜屋得到指示。




                    鉄            輪                

http://i.imgur.com/r8Sixsx.png    《宵闇異聞》

本次結果判定:
厄除
厄除陣營,事件後的某天


紅:得到一件高級洋服。http://i.imgur.com/yFeoCgS.gif
黑:得到一張招待票劵。
http://i.imgur.com/95tMqz4.gifhttp://emos.plurk.com/a6df4c68b455a1f5e607071441416105_w19_h19.gif

藍:得到一本私密日記。
綠:得到一張女人畫像。




1212日 【劇情】白 鷺 马 戏 团



一、

「啊──!」
艾亞帶著欣羨的尖叫聲開啟了一天的序幕。
「是馬戲團的招待卷!好好喔!」

「是任務需要,所以發給的...」
卡特思先是為對方興奮的高分貝嚇了跳,後才回過神回應。

「還是很棒阿,這不便宜的唷,而且現在根本買不到。」
艾亞嘟起嘴。
「人家很久以前想買就被搶光了,還特地連絡我王想請他幫忙弄幾張...」

...這麼紅嗎。
看了看手裡似乎很高級的燙金招待卷,卡特思有些不解。
「所以,這跟之前的馬戲團有什麼不同嗎?」

「差、很、多!」
只見艾亞閃亮興奮地從懷裡掏出日前在接上散發的傳單,宛若推銷員般地將紙張塞到卡特思手中。
「這次白鷺與西洋合作展開了史上規模最大、最驚奇的展演,據說去過的人都大力推薦喔!」

「這、這樣阿...」

於是,卡特思得到了約半小時的馬戲團戲目與展覽條目介紹。

「雖然我應該也會去,但是很久以後了,所以等你回來要先跟人家講心得哦!」
艾亞一臉期待。

「好,知道了。」
卡特思點了點頭。
經過對方的熱情轟炸有些昏頭,但也同時得到了不少關於白鷺的情報。
所以若對方想聽,他會作為回報聊天回饋的。





二、

「不用了。」

「哎,別這樣說嘛,人家都做好了,試試看啊?」

「您不也仍穿著十紋軍服。」

「哈哈哈,他們那種衣服給老子,穿上去時候不扯爛才怪。」
雲飛笑了笑,仍然穿著軍服坐於原地,然後又翻了翻一旁。
「阿,還有,去找貓崽的話這也帶上。」

「這是?」
接過包袱,相當輕卻佔了不小空間。

「一樣,洋服。兔崽似乎反而習慣這種東西。」
雲飛回應。

「...艾亞小姐?」
這麼一說,比起其他人,確實無論演出時後或是平時,都比較常見到對方穿著洋服。

「嗯,好像他們以前住在西洋來著?忘了。」
雲飛不甚在意地回完,大概見到拓跋表情,於是再次開口。
「怎,你以為就你一個可以花錢跟人家加訂洋服?老子也有付錢的好嗎?」

「...交給艾亞凖尉是吧,明白了。」
雖然無表情完全不是因為對方所想的原因,但基於懶的與對方爭執這點,若史乾脆單純點頭答應。

那是那天參予任務相關死者喪禮時後,死者的友人之贈禮。
因為該人士是洋服店的老闆兼師傅,於是提議要作件洋服給兩人,不過卡特思婉拒了。
於是若史就這麼後續跟著去量身,訂做了一件。
至於主要目的其實是私下再與對方付費訂製一套卡特思的這種事,當然不用多說,也沒打算另外提起。

於是見到貨物是由楚大尉手中發給自己,還多了一件以及完全就是知道這件事的狀態,若史才會呈現方才的沉思。

雖然其實沒什麼差就是。

「那就交給你啦~或是你不想的話,我去──」

「不必,晚點我會送到。」
若史截斷對方的話語,語畢頓了頓,瞇眼笑了起來。
「也請大尉努力於下午前趕完本月結報,畢竟下午送件前還需要再做過檢整嘛。」

「阿阿知道啦,我繼續我繼續──」

楚雲飛低下頭來繼續處理文件,而若史帶著微笑盯著對方數秒後,才轉身離開大尉辦公室。






三、

白鷺馬戲團,珍奇動物區。

除了一些爬蟲類、禽鳥之外,與其說是動物,不如說––

「『珍稀奇異的動物』嗎?」
卡特思低喃,略冷的語調裡帶著冷笑的成分。

被歸類在同一區的一角落,還有櫥窗展示著被烘乾彷若木乃伊的河童屍體、一旁牌子寫著迷惑人事蹟以及如何被陰陽師捕獲『除害』的狸貓、一坨據說是天狗的羽毛...

若是假的道也罷了,但問題在於其中幾樣確實是真的,且其上所染之血漬或是一旁標語下的介紹,以人類眼光來看或許是冒險家以生命安危換來的珍品,然換個角度,就成了許多對於怪異的屠殺奸計之記錄。

卡特思嘆了口氣。

「聽說表演比較有趣。」
一旁若史開口,然後牽起對方的手,帶領對方向著遠處一帳棚走去。

「啊?喂──」
忽然被牽起手,正打算吐槽自己已非幼兒年記,這畫面很詭異,然後就被拉著走的卡特思,最後只剩下抗議聲。

「一堆屍體沒什麼好看的。」
若史微笑著,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地,補充了一句。
「平常就製造夠多了。」

然而,就在說話的同時,像是刻意要嗆若史一樣,出現了非屍體的東西。
同樣是角落的區域,因為為了一堆人原本兩人是繞過去的,而此刻本也正專注於穿越圍成一堆的人群,直到聽得似乎是場地主持人的發言,才另卡特思停下腳步。

若史自然也就跟著停下了。

「來哦來哦!活生生的人魚喔!難得一見的雄性人魚!這次錯過可能沒有下次──」





四、

那是個透明大水槽。

男性水綠色長髮如水草般在水槽中飄逸,溫潤的青綠色瞳無神地望向遠方,似乎正在思考些什麼。
而之所以吸引人潮,大約是整體泡於水中而無呼吸困難等徵候,閃著鱗光的漂亮魚尾、帶蹼指節與手背麟片以及耳後的魚鰭,諸多很明顯非人類的特徵。
但這些都並非造成卡特思駐足的理由。

http://i.imgur.com/Z93nmMo.jpg
「月鱧。」
卡特思站在原地,沉靜地說出了名字。
人魚,的名字。

「認識的?」
若史聞言,低聲問了一句。
表面上看去只是簡單地調整了下姿勢,但只要有稍微學過就會明白,那是拔刀前的準備動作。

「嗯──」
卡特思點頭。
「──他叫我們別有動作。」

若史望向水槽,大約是『人魚』的聽力比常人優秀,在卡特思呼喚其名時候有聽見,那名男子用一種柔和的表情,帶著似乎有些許無奈的笑向著兩人,輕而緩地搖了搖頭。






卡特思則站在原地,靜默地回望著人魚男子。

「還有說什麼嗎?」
見對方模樣,若史問道。

「晚上再說。」

「晚上?」

「嗯。」

「嗯。」






五、

夜間的馬戲團是另一種色彩。
巨大的帳篷裡,詭譎的呻吟聲伴隨某種黏膩與情色傳出,以及奇怪的碰撞聲。
從主持人激昂的聲音聽來,大約是女人正在與驢交媾的表演,並且大約是為了持續吸引客人,只持人話語中還不忘夾雜後續節目。
也不過繞過帳棚的時間,就聽得接下來會有被虐待會感到愉悅的妖怪、肛門可以裝入巨大蟒蛇的男人、喜愛被鐵鍊綑綁、喜愛吸吮男人性器的少年等。

混合著情色與異色的表演。

幾乎是聽個數秒就可以理解表演內容的狀況。

而當然,這並非兩人目標。

「你知道夜間有這種表演?」
卡特思望向方才為了入場,相當自然地不斷表現出對夜間場演出有高度興趣模樣的拓跋。

「嗯,今晚有表演對我們來說,相當方便呢。」
若史微笑回應。

「是沒錯。」
雖然裝作是入場看表演遠比直接闖入好多了,但若知道表演內容是那種方向,恐怕自己能否冷靜看著拓跋表現期待表演的那模樣還是個問題。

「如果你有興趣,之後我們再繞過去看?」

「不需要!」

「呵。」

「你到底──」
卡特思才有些激動地想繼續說話,確被拓跋忽地攬入懷中,一掌摀住嘴。
於是卡特思只能以扭動來代替『做什麼┘的問句。

若史沒有說話,只自卡特思身後伸出另一隻手,指向前方。






六、

暗夜的帳棚後方站著兩人。

「你說逃了!怎麼回事!」

「聽說是敲破水箱逃走了。」

「怎麼可能?不是說那是最新技術──」

「噓!所以說上頭現在正在頭疼呢,而且明明已經派人去搜索了,但目前都還沒找到的樣子。」

「那之前說要作為主打的人魚表演不就...」

「是啊,上面正頭痛著呢。還說要用那種方法再捉到一樣的太危險了,而且也很難再找到哪麼漂亮的...」

「不要吧,說起那方法,我至今仍然覺得有點...那太殘忍了。」

兩人的對話,終止於另一人的發言。

「是什麼樣的方法呢?我很有興趣呢。」
若史帶著微笑,一手一個搭住兩人肩膀。








七、

「王姬殿下說,我們先確認完是這樣之後,再整理好相關事證給你,你會比較好做事。」
事後艾亞是這麼解釋的。
附贈了一大疊該馬戲團非法盜獵動物與糾纏怪異的事證。

「嗯,資料很詳細,謝了。」
卡特思回憶著繳上去的報告,足足有以往的三倍以上厚度。
再加上拓跋另外交出去的部分,內容真可算相當豐富。
「所以月鱧後來還好嗎?」

「沒事沒事,那傢伙就是太溫柔了,不然憑那些普通人類哪抓得住我們。」
艾亞笑笑地,似乎並不當一回事。
「比起那些軟趴趴的人類,之前幫你擺脫的那些妖怪還麻煩多了呢。」

據說是月鱧不忍見那些人殘害其餘同伴,才直接佯作失手被捉。
然後又因不想將事情鬧大,才只輾轉請求艾亞協助。

「要是人家,一定咻咻──地把他們全部清乾淨。」
艾亞嘟著嘴,似乎對於人魚男子的作風不甚滿意。

「嗯,不過有那些事證──」
卡特思跟著對方反應淡淡地微笑。
「今後大概也夠多讓他們頭痛的了。」

「哼哼,當然囉~一定要給他們好看嘛。」
艾亞手叉著腰,一臉正經模樣,手裡著拿起自己的洋傘。
「人家有點事要出門了,之後再聊喔!」

「嗯。」

「掰掰~」

卡特思揮了揮手,目送艾亞離去。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