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8(Sun)

夢I.惡魔

118 【插曲】惡魔 (上)
119 【插曲】惡魔 (下)




    http://i.imgur.com/0pkTmcl.png     夢 系 列   .  惡 魔      

118 【插曲】惡魔 (上)



https://images.plurk.com/29jffuFZ4XvzVDysyEMEiJ.jpg


special thanks:小 鳥




漫天席捲而來的是源自彼岸的艷紅花朵,血色的天空一如那間他後來常去店面的絨布布幔,點點星光閃爍如店內的燈火,卻又同時顯地截然不同。
某種黑影踩著夜空中驀然冒出的玫瑰而過,空中繁盛的巨大玫瑰是多麼地不合常理,然此刻比起那逐漸消散凋零,化為數瓣散落的花朵,若史更在意那張著雙翼而去的黑影。
那是某種獸類,卻帶著骨架特異的翅膀,甩著長尾而去,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卻仿若無聲地呼喚著他跟上。
明明是沒見過的生物,卻又莫名地帶著一種熟悉感。

若史前行,然後耳邊響起聲響。

「醫生醫生!我們準備好了!」

回頭,是幾名不認識的護理師,帽子壓著額,光線出奇地差以至於他只能見到模糊的輪廓。

「血已經在輸了,工具艾亞已經借到了在回來的路上,病房那床已經準備好可以急作了。」

你們沒有認錯人嗎?
本正想如此詢問,但病床上的黑影同時呻吟了下,一旁的儀器閃出警示的聲響。
若史快步走去,戴上手套開始處理,同時間刀片安上了刀柄,隨著他手一伸呼喚入了掌心。
刀鋒落下,膚色的表面劃開一道長痕,然後開始分裂──

『匡啷。』

突來的聲響讓若史轉頭,只見一精巧玻璃瓶摔在地上,沒碎去但液體噴濺,透明的水漾液自地面擴展開,同時化作某種奇異的香氣襲來。
若史因而頓了頓手上動作,再轉回床上竟已無人,身旁原本還有數名正協助自己的護理師也同時消失了,只留下方才還有人捧著的器械就這麼懸在空中,然後比直落下。
還來不及驚愕,幾乎是同時,原本液體瀰散的區域裡,如竹筍出頭般冒出了詭異的結晶。

透明的,在微弱光線照耀下閃著光澤,晶體的每一縫隙額外刺出了針狀的結晶體。
一開始是有水的地方,然後逐漸漫出,沿著道路黑白相間的磁磚一個個地冒出。

一種難以名狀的悲痛感襲來。

很明顯是地面上結晶造成的,若史愣了愣,判斷仍在生長的結晶大概不那麼容易除去,於是乾脆提起腳步向前走。
向著方才黑色獸類飛去的方向。

『轟隆──』

接著迎接他的是火焰。
熾熱,而劇烈。
向前望去只見到一支幾乎快燃燒殆盡的蠟燭,然而腳下卻是一大片焰火。

好想念。
心裡深處忽地冒出了某種念頭。
好想某人。
好想。
可是,是誰呢?

正疑惑間,兩原盤交替旋轉而落,細看可發現是一藍一紅的小丑面具,咧著嘴的笑容帶有某種仿若正嘲笑人的張力,直直向著若史落下,落到近處,更可見到兩面具正包圍著某物。
那是一金屬薄片,其上乘載著綠髮青年,青年身著花布表演服,醒目的尖頂帽子與彎彎長靴,明顯是小丑服裝,然而與那兩個面具恰成對比的是,捧著一黃色鳥型布偶的青年,沒有咧開嘴笑,反而是帶著困惑,呆然地直視前方。

而若史則是,明白了。

「我一定是──」
他自語著,踏步向前,伸出手。
「──來帶你回去的。」

「卡特思。」

聽聞己身之名被呼換,卡特思看像若史,凝望著對方的眼中仍未消去疑惑,似乎仍不解於現況,但仍舊緩緩伸出手。

若史的嘴角因其動作微揚,帶著滿足意味地笑了。
「回去了。」
接觸到對方掌心的同時,緊緊握住。
「不管發生什麼事,決不把你交給任何人。」
他笑著說,同時望向後方的黑影。

就算是你,也一樣。

彷彿像是這樣說著。



(完)











119 【插曲】惡魔 (下)


                      

彼岸花。
繡在店裡大紅色絨布布幕上。
依稀記得以往沒有如此繡紋,站在布幕後方的卡特思,踏著緩慢的步伐走近布幕。

身上穿著是熟悉的表演服,紫與白黑交織的方格在身上延展而開,寬鬆的袖口輕拂著掌背,隨著步伐微弱的刮搔。
指尖向著布幔摸去。
「嗚!」
布上的紋路隨著碰觸浮起,化為朵朵鮮花昂起於空中,然後緩緩垂落。

怎麼回事?

正疑惑間,某種奸詐狡猾的笑聲暢快地自一旁劃過,卡特思抬頭,正好見到一隻黑貓。
一隻長著翅膀的黑貓,同樣浮在空中踏著輕快腳步而去,隨著後腳一蹬順便落下了某種東西。

卡特思伸手接住,看清落下的是朵鮮紅玫瑰。
嬌豔欲滴的豔紅,像血一樣簡直比店長的裝潢品味還要刺眼,大概自己之前因為疼痛而反射性地用力,整朵玫瑰被捏萎了半邊,變成滲著液體的暗紅色。
液體自手中滑落,落到地面蠟燭的燭芯轟然燃起,艷紅火焰旁,透明的,在光線照耀下閃著光澤、或條狀或針狀結晶體開始延伸。

如此非現實的畫面,卡特思應該要感到驚訝的。
但不知為何,卻感覺這樣很正常。

卡特思木然地讓玫瑰自手中滑落,繼續查看四周。

方才的布幕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閃著耀眼星光的泛紅暗天,地面上有只奇異的絨毛偶,黃色瞇著眼似乎十分享受的鳥兒,乍見時總覺得似乎是活物。
卡特思捧起牠,將之抱在懷中坐下,看看一旁還有兩方面具。

紅與藍,如自身衣服同樣彩度鮮明的面具。
笑的燦爛,月彎般的露齒而笑。
並且在卡特思的注視下,快速膨脹、脹大。

然後卡特思隨著面具緩慢浮起。

這太奇怪了。
更奇怪的是,自己完全沒有想到要逃。
腦袋茫茫的,有些昏。
方才的貓也是,不像貓又,也沒有見過,卻感覺自己早已熟悉之,也不覺得陌生。
然而當要認真思考時,卻又像是有某種阻力在腦袋裡,把自己想起的東西再次消磁,最後什麼也不剩,仍然空著腦袋無從理解。

遠方來了個人。

一頭橘髮相當地顯眼,更別說在這個充滿各種詭異東西,卻唯獨沒有人的空間。
卡特思迷茫著向下望,不帶表情地看著那人影。

人影似乎也在同時見到了他,望著他加速直衝而來。

然後,有些什麼東西隨著對方靠近,那堅定的話語與伸出的手,將那些遺落的記憶重新送進了腦海裡。
被緊握著的手心傳遞著比一旁火焰還要熾熱的溫度。

於是,他一起,笑了。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