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7(Tue)

密室一、脫逃口令

325日 【日常】脫逃口令




      <第一回合>  <第二回合>  <第三回合>  <第四回合>  <第五回合>  






http://i.imgur.com/gHwdF3s.png
 脫  逃  口  令
   
    



https://i.imgur.com/HGAcghf.jpg


依據長官指示的地點,你們來到一間新的房間。

通關鐵門上的提示紙張內容為:

https://i.imgur.com/UwxAH7F.jpg



https://i.imgur.com/L2YlYYo.jpg



門旁放了一些箱子,裏頭似乎裝著些什麼。

那麼,就這樣開始了。



< 第一回合>

「...通關。」
閱讀完內容並環視下環境後,問著身邊三人。
「所以說是我們要...誰先開始呢?」


搞不清楚為何會變這樣,有些無言地走向箱子。

「雖然說本來就不期待會有正常東西...」
掀開箱子,看了看,拿出粉紅西裝。

「算了,至少夠厚。」看了下口令,開口。
「唧唧雞,雞唧唧。幾雞擠擠集磯脊。機極疾,雞饑極,雞冀己技擊及鯽。」

「什麼東西...」 一身甜味的去沖洗。

「呃...總之先選箱子?」
坐上椅子看向口令『手藝學不會,材料用的費,正是會的不費,費的不會。』

「手藝學不會,材料用的費,正是會的不會...欸欸欸?」


聞著身上傳來的尿騷味,隨便從箱中抽了衣服往沖洗間快步走去。
橘色跳X虎連身布偶裝

https://images.plurk.com/2pSl2TCRlDOpaBFq3nwY7Q.jpg

換好一身粉紅色西裝,看著鶴谷穿著某種橘色生物裝扮出場,轉過頭去。



無視自身的粉紅跟隔壁的布偶模樣,轉頭看向卡特思,等他上場。


「粉紅西裝也沒有好到哪去啊...」
小聲念著走到角落去盡可能低調。


「........」
看著前面兩個都挑戰失敗,實在沒自信也沒勇氣去嚐試,那個稀釋尿液太可怕了!!!!

震驚於眼前一片的螢光色 粉紅與橘,看了手邊的大木箱。

「神秘的木箱,裡面到底是什麼?」
笑著坐下,依著指示念著「抱著灰雞上飛機,飛機起飛,灰雞要飛...」
https://images.plurk.com/2OHj0cdcWvLLWpjF1p2USD.jpg

「灰機墜機... 」灰雞還沒歸西,從頭澆下的液體 全身溼透。

「哎呀哎呀沒事吧!!!!」
隨手從箱子裡抓了件衣服給卡特斯....... 【 藍色美人魚裝】

「啊、謝謝妳。」
全身甜黏的感覺,接過幕璇給的乾淨衣物,沒有多想便前往空澡堂了。

「....看來不挑戰不行了」
緊張的坐到椅子上,突然被椅子扣住嚇了好大一跳。

「ㄜ....六合縣有個六十六歲的陸老頭,蓋了六十六間樓, 買了六十六簍油,堆在六十六間樓......」
「栽了六十六株垂楊柳, 養了六十六頭牛,扣在六十六株...流...樓...簍....???」
此時澆下,淋了一身。

「呀啊啊好冰!!!!!!!」椅子終於鬆開,發抖的走向箱子。  

「..........」一句話都不想說,拿了件女高中學生服裝跑去澡堂

「這到底是怎樣的衣服啊...現在澡堂沒人妳也快去換吧。」
梳洗好洗去黏膩之感,走回房間內時被裙尾絆倒。



< 第二回合>


「啊呀您不要緊吧?」要去進行闖關時順便扶起卡特思。
「這衣服可真危險呢。」把卡特思扶到一旁牆邊讓他能靠著後,坐上椅子準備進行闖關。
「甚麼甚麼...廟外頭一隻白白貓,廟裏頭一隻黑黑貓...」
「黑黑貓背白白貓,白白喵背、背黑黑喵...?」一桶淋向喵喵叫的黑喵仔。
「唔喔!?咳...這次是甚麼?鹹的?」
離開已經淋了各種液體的椅子走向自己的箱子抽衣服進入沖洗室。


隔段時間後,從沖洗室走出的赫然是穿著裙襬僅到大腿、一雙黑長襪包裹住長腿只露出一截膚色的黑色女僕...

可惜是個身高一米八的大男人。
https://images.plurk.com/6qcI3Zi2ou7blI7aATfk9x.jpg

 
「謝囉,鶴谷。」
在鶴谷的攙扶下倚著牆壁,見到對方再次接受挑戰欲起身胸前搭配的布料落下,
「沒、沒問題的。」遊戲與舞台是自己最拿手的。


系統提示:此人已沒救。(喂)
「這礙事的東西。」
拾起布料隨意拿在手上,裙尾飄飄。
坐下後看著螢幕上的字。
「這樣就可以解開咒了嗎?端湯上塔,塔滑湯灑,湯---」


「湯 燙 塔。」
卡特斯念完。
房間的咒語,順利地解開了一層。

起身離開螢幕,小步地移動著,似乎深怕再度跌倒。
https://images.plurk.com/vERBrvJEjF7baUua5xP2Q.jpg

「做得真好呢~」
看著卡特思解開迷宮,說話的同時也意味深長地轉望向幕璇。 人魚裝真好意味。

「那麼──」
走向正以小碎步般緩慢步伐移動的卡特思,公主抱把人帶到下一關。

「喂喂喂!做什麼---」

「你專用的特別服務哦。」
無視對方的抗議將人放至牆邊後,順手脫下粉紅的西裝外套披到對方身上,走回螢幕前。
「西溪犀,喜嬉戲。席熙夕夕攜犀徙,席熙細細習洗犀。」

「嘻嘻嘻嘻...」貌似腦袋根本都還是卡特思,沒在認真唸的情況下,落下。

立刻遭到報應的拓跋,走到箱子旁隨便提了大紅唐裝進澡堂。



勾著裙襬走出,一身大紅地走到牆邊,看到卡特思。



看到穿著大紅唐裝的拓跋,無語的上前,拍
肩。

「箱子裡都是些什麼東西啊...」
https://i.imgur.com/HQpS9fu.jpg


索性向著卡特思微笑揮了揮手,平胸的男性骨架令繡紋精緻的服裝整體看來說不出的怪異,肩膀更是說不出的緊繃。不過看到卡特思的...還算值得,若史想著。

  撇頭,結果是看向鶴谷。

「嗯?請問怎麼了嗎?」

「看來念出正確的指令,確實可以解開,大家加油了。」
拉了拉披在肩上的粉紅色外套。
真的蠻厚的,些許暖暖的。



「卡特斯好厲害呢~~我也要加油才行!!」
穿著水手服走出來的幕璇自然到沒有人覺得不對勁
因為有人成功通關得到不少信心,再次坐到椅子上接受第二次的挑戰

「恩......一個跛子,牽著驢子; 一個駝子,拉著車子﹔一個瞎子,抱著孩子。 跛子的驢子,撞著駝子的車子......」小心翼翼的慢慢唸
https://i.imgur.com/jh5E1iX.jpg

「駝子的車子,撞著駝子的車子﹔駝子的車子.....咦?」不管正在疑惑的幕璇,倒了下來

「咦咦咦~~啊~我看錯行了!!! 好黏啊......」
苦惱才剛洗好澡....走向箱子拿了件最好拿的【黑白相間監獄服裝

「全身黏黏的拿了衣服也黏黏的真討厭....對不起我又失敗了」
一方面覺得又要再洗一次澡,一方面對自己的失敗感到有點難過的對著眾人道歉




< 第三回合>


「我上了。」一心想快點把衣服換掉,一米八的黑色女僕,上陣---

「獅子山上獅山寺,山寺門前四獅子。山寺是禪寺,獅子是石獅...」

「獅子看守獅山獅,禪獅保護石...」還沒念完就被一桶迎頭淋下。

「又鹹水...海水?」
嘛怎麼著都比尿好。這麼想著從箱子裡抽了黑色執事套裝今日第三次走進沖洗間。

「......」一次次的失敗越來越沒自信,但大家都在努力自己可不能就這樣放棄了,有點沒自信的坐上椅子

「東邊大婆婆...家有一隻白鼻頭大白貓....西邊二婆婆家...也有一隻...白鼻頭大白貓...一天東邊大婆婆家的......白鼻頭大白貓.........」有點遲疑的緩慢唸著

「加油哦。」

「和西邊二婆婆家的.....白鼻頭大白貓相打.....也不曉得東邊大婆婆家...的白鼻頭大白貓贏的呢......還是西邊二婆婆家的....白鼻頭...大白貓...贏的!!」
幾乎快斷氣的把一大串繞口令唸完,(喀擦) 椅子的束縛已經解開,螢幕上寫著大大的【 Congratulations!!!!!】

「啊.....成功了嗎?」不敢相信的看著螢幕,茫然的抬頭看著其他人

「成功了呢,恭喜妳喔。」似乎終於換了像樣的衣服,心情愉悅的鼓掌拋媚眼。

「啊~太好了~這麼長真是嚇死我了」
鬆了一口氣的走向大家,覺得終於幫忙解開一層很開心
(雖然身上穿著格格不入的囚犯服)

「那個黑白像貘一般的服裝,蠻可愛的呢。」笑著說。


「鶴谷你的衣服...很適合你喔。」
一回神,眾人的裝扮又變了許多。

「是吧是吧,我也覺得挺好看的。」
跟上一套比起來。
https://images.plurk.com/7tK6Jg33v0byxcemucSegl.jpg
(上圖為卡特思想像畫面)(笑)

「啊...是嗎? 謝謝」但自己還是覺得不喜歡這樣黑白相間的衣服

「確實挺可愛。」順著卡特思的發言看向幕璇。
「恭喜了。不過偷吃夢的話要小心拉肚子哦。」

「啊啊。」
看來是還在記恨某隻可憐貘的拓跋,接著轉向鶴谷打量了下。
「真是人要衣裝啊。」



「那這次交給我。」將粉紅外套脫去後丟給鶴谷,以小碎步快速移動至螢幕前。

「化肥會揮發。」停頓,有點難念。「黑化肥發灰,灰化肥發黑...」

「黑化黑灰化肥灰會揮發發灰黑諱為黑灰花會回飛;灰灰揮花發發飛花--」
自己都快化為灰,飛灰湮滅算了。
上方自是落下。

「啊啊~~又是糖水~~衣服我幫你拿,快去洗一洗吧~」
領著卡特斯到沐浴間後,將衣服放在沐浴間外的架上

「啊、又麻煩妳了,謝囉!」
揮揮手道謝後進入浴室,心想除了洗去一身的甜膩,能換件衣服也不錯。
「怎樣都比現在這件好吧...」不禁感嘆。真的是如此嗎

「呼~」
無人的浴池中,整個人浸在水裏伸個懶腰。
暖呼呼的泉水洗去一身的蜜糖,以及一身的疲憊。
「那件衣服...唉...」
意外地累啊,各方面而言都是。w



「欸 欸 欸 欸 欸---!!!?」


此時,傳來大叫。

這是什麼衣服?

『!!?』
被突如其來的慘叫下了一跳,聽到衣服時回想起剛剛只是隨便抓一套,難道又拿了什麼很尷尬的衣服嗎?匆忙跑到沐浴間敲門

『卡特斯?你還好嗎?』怕對方還沒換好衣服,不敢貿然闖入

「嗯,沒事。」推門而出。

『啊……這衣服……抱歉我剛隨便拿沒有注意到』
看著眼前可愛的美少……年……戰士
合身的剪裁,可愛的百褶裙,胸口跟背後的大蝴蝶結,很可愛但畢竟還是造成人家困擾了

「拓跋,別只是看我,換你了。」
雙手遮掩不住,只要稍稍移動隨時就走光過短的布料。
像似要掩飾尷尬,撇過頭催促地說。

『啊……我……(沒有要洗)』不想再讓對方感到尷尬,還是作勢進到裡面洗個手再出來。

「那麼,換我了。」笑著坐上椅子,仍然目不轉睛地盯著卡特思瞧。
「粉紅牆上畫鳳凰,鳳凰畫在粉紅牆。紅鳳凰、粉鳳凰,紅粉鳳凰、花鳳凰。」

「鳳凰花中鳳凰飛,粉紅牆上...果然還是比較想看卡特思呢。」
毫無幹勁的拓跋連唸完都沒有,澆下。

「這傢伙... 」 活該。

「啊,涼涼的也不錯。」
視線似乎沒離開過卡特思的拓跋,不慎在意地走到箱子抽了 開胸毛衣進澡堂。


「這衣服破了...好像也不是?」
研究著胸前車縫整齊的...大洞。

「算了,天氣也沒很冷。」

「謝謝,拓跋醫官的衣服都…很特別呢。」
看了看手中的亮粉色西裝外套再看向對方身上的開胸毛衣。

「你有興趣那些洗好的等乾了拿去穿啊。」
https://images.plurk.com/oHMR25coDtxr31I6VrtaM.jpg

「好意心領了您自個留著吧。

「 ....... 」 聽著對話,和自身的衣服比較起來... 看傻了眼。




< 第四回合>


「呵。」已經站定的拓跋望向卡特思,似乎已經沒在聽鶴谷的發言。

「嘖。」回過神來,起身走向螢幕。
當然不忘努力地壓住下擺,雖然作用不大。
「白石塔,白石搭。白石搭白塔,白塔---」

「白百塔搭搭...搭神馬啊!」
不知是衣服的不自在,或是身邊的炙熱目光。
急躁之下,自然又吃了一桶水。

「啊、這個不錯。」
見狀,盯著箱子一會兒後,伸出手,手裡拿出的不是衣服,反而是一頂金色大波浪捲的及腰長假髮。


「這箱子的東西還真特別啊。」
饒富趣味地依序字箱子中取出用鑲金鑽石與粉色蕾絲裝飾的西方洋紅仕女帽、同色繫著紅寶石絲質蝴蝶結領巾以及雕花彩繪毛扇。

「謝、謝謝。」
接過對方一項又一項的物品。

「啊、終於找到本體了。」
最後才撈出了絨金粉踩蕾絲綴飾的漂亮大洋裝與襯裙。
似乎是中世紀某時期法國皇室的常見服裝風格。

(右圖為拓跋想像畫面)(笑)
https://images.plurk.com/76KERKjzyKYPx19I2YrM89.jpg

「那我先去梳洗了。」
這次與以往的甜膩不同,像是田邊的動物肥料般的氣味,甚不好聞。
拿起一堆的東西離去。

「.....哇...」看著卡特斯抱著異國風的大洋裝,有點期待穿出來的效果
心中開始有點想趕快換下這套不是很好看的衣服,卻又不想被淋莫名其妙的東西,帶著有點複雜的心情坐到椅子上

「有个小孩叫小杜,上街打醋又買布,買了布,打了醋,回頭看見鷹抓兔....」
一樣慢慢的看著螢幕唸

「放下布,搁下醋, 上前去追鹰和兔, 飞了鹰,跑了醋...兔 洒了兔....醋....」
大概是還在糾結身上的衣服,有點分心
頭頂上灑下

「呸呸呸....好鹹好噁心....」
看來不應該分心挑戰,但也總算可以換一套衣服了
從箱子拿著看起來是裙裝的【佛朗明哥舞裙】走向浴室

「接著換我吧。」
看了眼幕璇手上明顯華麗的裙裝坐上椅子。/看來有養眼的能看了

「這次是甚麼...娃娃畫畫畫花花,娃畫花花結瓜瓜,花花結瓜给娃娃...」

「娃娃吃花畫瓜瓜...?」再次悲劇的淋一身,鶴谷先生您舌頭不靈活啊。

「難得換了身正常的...」
無奈嘆息的抽了看起來頗正常的T恤和牛仔褲進沖洗室,洗完穿上後才發現不但T恤緊了一圈上頭還寫著「我❤老公」。
「啊-算了總比裙子好。


拓-跋-若-史--!

又是一陣熟悉的怒吼聲。


接著更衣室的木門被用力的打開了。



『 石並!! 』



只見卡特思僅穿著束胸馬甲與蓬鬆襯裙,拎著一堆東西出來了。
「這件又是要怎麼穿?」
正確來說,是一個人要如何將這繁複的古典禮服穿戴完畢?就算自己是科班出身,演出前的後台有多少人手一起,費多少時間才能整裝完成?...突然有點想念艾亞她們了。

「 就只穿這樣也挺有趣的嘛。」很明顯也沒搞懂穿法的拓跋。

「可惜我只懂得穿和服。」

「~~♪」(毫無反應就只是還在浴室洗澡的幕璇)


眼看卡特思似乎正要發難,倒也不甚在意,不急不徐地坐下。

「...竟然是洋文。」認真地研究了下如同毛蟲的詭異文字。
「Give papa a cup of proper coffee in a copper coffee cup.」

「...有些音,發不出來。」連自己聽著都感覺詭異無比,猜也知道不會通過。

雖然才剛說過涼涼得不錯,但也不代表還想再來一次...默默地拿了令一件球衣換上。

「還附了這個。」
大概本來就是穿來運動,寬鬆的球衣穿起來相當舒服,雖然仍然是短褲又配上無袖實在有些涼,但大概已經是不錯的了。
手上抓著一顆藍球,完全無視規則用雙手同時拍著,走到一旁。






< 第五回合>

「唉、罷了罷了,就這樣吧。」
反正並非衣不蔽體,就維持現狀也可以。
卡特思將沒有用到的配件飾品與華服一併丟回那個"神秘的木箱",真不知道裡面還有哪些東西。

撇見鶴谷胸前的字樣,笑了出來。
「裡面的服飾...還真什麼都有啊。」

「嘛...這個比傷眼的裙裝要好多了吧,雖然有點緊。」就不要一會抽到僅存的裙裝啊鶴谷大大。

「沒人要上我先來囉。」
說著坐上椅子,已經習慣了突然被銬住腳踝的感覺,專心的看著螢幕上出現的繞口令。

「呃...天上七顆星,樹上七只鷹,梁上七個釘,台上七盞燈。 」


「拿扇扇了燈,用手拔了釘,舉槍打了鷹,烏雲蓋了星。」
成功的念完繞口令,隨著恭喜過關的音效鎖在腳踝的鐐銬解開,鶴谷很是愉悅的離開椅子。

https://images.plurk.com/2utcrOQMi7rQlL20qFYqVW.jpg
「恭喜呀~鶴谷先生」
才剛出來就聽到通關的好消息,開心的小跳步到鶴谷身邊恭賀,長長的裙襬在身邊漂動著


「這真是太好了,或許很快可以達成目標囉。」
希望一切能如此順利。

「啊、幕璇小姐也更衣好了,很不錯看喔。」
不自覺壓了壓自身裙擺。


「謝謝。這件很漂亮,很適合妳喔。」看著小跑步到自己身邊的幕璇,鶴谷由衷的讚美。

「謝謝~卡特斯怎麼沒把外裙穿上呢? 會更好看唷~」

「呵。」轉頭向卡特思拋了個眼神後,自行坐到椅子上。
看向文字,嘗試著將字分開唸。「天上下雪,身上流血,雪是白的,血是紅的;」

「血是紅的不是白的,雪是白的不是紅的。」雖然唸的相當認真,但仍是澆了下來。


想著要用密室製作者的血將雪全部變成紅的,再次一身甜味的拓跋拿了蚌殼精裝進入浴室中。



那是方才你們...頗無奈的看著拓跋與幕璇。
「也是呢,女孩子們像艾亞就頗喜歡這種精緻的服飾。」

只是身為男性,這身束胸有意義嗎?
起身。

  「換我來試試。」

螢幕上顯示顯示著:
『安思竹 安思依知竹
安思春竹 安思依知春竹
安思打春竹 安思依知打春竹
泥聞安偉啥洗春竹
燒肥華 安久洗打春竹
泥在聞 泥耶扁春竹』

嚥了嚥口水,這回有辦法達成嗎?

「這也太... 。」 落下,蓬鬆的襯裙吸滿了水,變得很有重量。


好不容易脫下變成包裹身體糖衣(?)的毛衣,套上的是中華形式的大紅衣服。
整個箱子喜氣洋洋又是紅色系這點他基本也懶得吐槽,反正除掉顏色看起來挺正常似乎就該慶幸了,但是...

「這配件到底是做什麼的...」
望著兩片用彩帶包裹而成的巨大弧狀硬質物,作帽子太大、套背後作龜殼嘛也不需要兩片,左右翻轉了一陣後,決定帶出去給眾人研究。

「嘖、隨你之後果然沒好事。」低聲碎念。

「啊啊,會感冒喔。」
比起對方的碎唸或是液體的味道,見到對方拓跋第一個反應是將"蚌殼"丟給鶴谷和幕璇研究後,走到旁邊箱子裡面隨手撈出了相當稀鬆平常的白襯衫,跟一套剪裁合宜、熨燙整齊的黑色燕尾服套裝。

「也是有正常的服裝嘛──哎?」
將整套服裝裝交予卡特思後,才發現箱子裡還有配件沒有取出。
「似乎,是一套的呢。」
將一份奇特造型的白色粗框眼鏡一同遞到卡特思手中。

「接著換我吧~」看大家似乎累了,心想能快點通關就好了

「是嗎,謝囉。」拓跋拿過來的 半信半疑,隨之進入換洗。

「从南来了个秃丫头,胳膊上挎着个破笆斗,里头有堆羊骨头,伸手拿骨头.....」

「送在口里啃骨头。地下有块破砖头,绊倒了秃丫头,撒了羊骨头。.........完成了!!」
隨著繞口令唸完,房間響起不一樣的音效
另一端的門傳來解鎖的聲音,看來是順利過關了

「啊啊。」給了幕璇一個讚許的眼神,然後走近浴室。


先是定格望著剛穿好意外地有打腰身,附領結寬袖,還有飄揚著燕尾的摺裙,跟方才看到的印象大相逕庭服裝的卡特思,幾乎停頓了快一分鐘。

「嚇!」甫開門便被在外的人嚇了一大跳。

「門開了,大概。」指著幕璇。

「佇在這兒幹嘛...果然這傢伙 。」
這身衣服確實與鶴谷先前的神似,最大的差異大概是...是極短的短褲。
「哎?門開了?」轉頭看著幕璇。



「好像是呢~」 用原本的木箱整理著衣服,打算帶回家作紀念

「...這樣啊。」印象中規定上確實這麼寫著,望向自己的那個"神秘的木箱"。

「嗯?門開了啊?」
聽見自外頭傳來開鎖的聲音,還在研究巨大蚌殼貝的鶴谷果斷的把貝殼扔一邊,把身上小一號的上衣脫掉

「走了。」
將衣服疊好塞入箱中,完全不想讓某人有機會把箱裏衣服拿走。
光想就各種崩潰的卡特思,小心翼翼地提起箱子,瞪了拓跋兩眼後走出。

「真是洗最多次澡的一天呢~」抱著箱子一起走出。

望著卡特思拿走木箱,也裝好自己的跟著走出。

「………」猶豫一會還是跟著把自己的箱子帶走,大不了一會把執事裝以外的燒掉。





成功解開四次.眾人順利離開房間




https://i.imgur.com/vmopbal.jpg



( 全篇.完 )






真的很久沒有如此惹(笑)
感謝大漠、小彤、小鳥一同參與這次的活動!

一切歡樂盡在不言中:D
帶動了後續沒有極限(下線) 的創作

管理人 20150407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