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7(Mon)

考試1.梅森的銀幣

427日 【考試1】梅森的銀幣



图片
图片
 http://i.imgur.com/ZdNEAPA.gif凱 恩 區 的 圖 書 館        

No.037 爻晃 http://i.imgur.com/9v0ftz0.gifhttp://emos.plurk.com/a6df4c68b455a1f5e607071441416105_w19_h19.gif     No.035  雪槑  http://i.imgur.com/n2Mdvts.gif



一、

雪槑站在湖邊,舉起杖,雙眼微瞇,集中精神祝唸著咒文。

粉紅色的毛團飄浮至空中,然後落在雪槑頭頂,數個粉紅色的愛心,隨著雪槑魔杖發出的光芒一同轉移到令一隻手的石雕上。

那是個被雕塑成銀幣形狀,上面卻不是流通貨幣,而是古老法陣的石幣。

 

「好~完成了!」

 

「古老的咒文佐以小淑女的幸運輔助,不錯的想法。」

爻晃在一旁看著,不禁點了點頭。

 

「吼、真是,你去做你的啦,你明明也要考試。」

被對方微笑地下評論,雖說是讚許的語氣,仍然感到不太自在的雪槑不免抗議。

 

「哎唷,讓我先看看作參考嘛。」

 

「你又不需要。」

很明白對方只是單純想盯著自己看,但"你只是想看我而已不要擋路"這種莫名自我感覺良好的話卻也說不出口,最後只得嘟著嘴回答。

 

「嘿嘿。」

回應對方的是繼續看著對方動作的傻笑。

 

「哼。」

被對方看著感覺自己臉上微微發燙的雪槑,只得故做陣定地冷哼著轉過頭,繼續預計的動作。

「開始囉,小淑女~」

 

二、

尋物石,藉由附著咒文之力量,尋向引導術者至所追尋物品的道具,常用於不明所尋之物的詳戲模樣,或是搜索範圍過廣的時候。

因此,大致上,以這次目標而言,雪槑選擇以此作為輔助,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一直到灰白的石幣在雪槑的引導下化作一只青蛙,跳落水中,一切都還算順利。

但事情總有機會遇到些許的突發狀況。

 

「你掉的是我右手得這個,古老帝國流傳下來的詛咒金幣嗎?」

人魚捧著閃亮大金幣,微笑詢問。

 

那是一隻金髮的人魚,少見雄性卻有著美麗的臉龐,在陽光下全身閃耀著水波光芒,金色的大波浪捲垂落至腰間,紫色的大眼慧詰地盯著雪槑。

 

「不、不是...

雪槑足足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

 

「哦?那麼你掉的是這個,奇怪的斗篷老丟下來,還上了些奇怪的魔法的破爛銀幣嗎?」

 

「哦哦!阿雪!快跟他說──

爻晃見到東西立刻大聲開口,卻在講到一半時候被消去了聲響。

 

「不是欸,不過,我正在找這個東西。」

丟了個禁聲口罩到爻晃臉上,雪槑回答。

「還有,不是掉下去,是我丟下去的。是一個普通的假錢幣,用石頭雕的。」

 

金髮人魚微笑著瞇起雙眼,給了他一個漂亮的笑容。

「誠實的好孩子,那麼作為獎勵,這個被詛咒的金幣,和被你的小石子黏住的銀幣,都送給你吧。」

 

金幣與銀幣一同飄到了雪槑手中,銀幣的背面還黏著方才施過咒文的石幣,在咒文的引導下,緊挨著銀幣不放。

 

「咦?謝謝你,人魚先生。」

 

金髮人魚的嘴角似乎抽了抽,而後仍然優雅地笑著,然後他伸手,拍了拍雪槑。

「願光明之神永伴你身旁。」


三、

 

「真無情呢。」

爻晃不免唉嘆。

 

「你快去準備考試啦,這樣不會來不及嗎?」

如果表情再悲痛些,也許雪槑還會有那麼點心虛,但那感覺就是被封口還很開心的笑容,只讓他想再找些攻擊道具丟過去。

 

就在爻晃準備再次開口的時候,只見雪槑令一手還抓著的金幣忽地爆起,放射出一團黑色氣息,接著氣息固著,化作一人形,並逐漸清晰。

那人面目枯槁,衣衫破舊,雙眼凹陷無神仿若無有眼珠,那是某種散發著死亡腐朽氣息的怪物。

然後,那人望向雪槑手裡的銀幣。

 

「那個給我。」

 

「啊?」

 

「這是...阿雪!小心!」

望向那人的爻晃本正一臉驚愕,而見其邁步走向雪槑,幾乎是驚叫出聲,衝上去推了雪槑一把。

 

「怎麼了──哇啊!」

本是被爻晃反常地動作而有些摸不著頭緒,同時卻來了更大的驚嚇。

 

那個散發著黑暗的人形怪物,原本還步履蹣跚,一眨眼卻是忽地離地飛起,疾速飛向雪槑,於是正好被爻晃趕上,一頭撞在其臨時叫出的光之謢盾上。

「這裡沒有銀幣可以給你,那枚銀幣更不是你的。」

 

「銀幣──是幽魂?」

感受不到眼前""作為生者的氣息,再見到對方對於自己手裡物品的渴望,雪槑驀地理解。

幽魂的攻擊意外地兇狠,於是雪槑同時間也跟著運起魔法,協助爻晃擋下對方的攻擊。

 

「嗯,而且會想要銀幣大概是見過引渡人了...那樣理論上應該是回不來的,除非...

爻晃回應著,手裡也沒停,並在得到雪槑幫助的同時點了點頭表示感謝,然後繼續阻擋。

 

「如、如果是幽魂也滿可憐的。」

雖然不清楚對方是如何回歸現世,但想起這就代表對方後人沒有為其準備穿越冥河的渡資,或是根本就無後,雪槑不免為其感到有些悲憫。

「我回去拿一個普通銀幣給他?」

 

「哎、這可不行。」

爻晃趕緊開口阻止。

 

「咦?」

 

「總之,先處理掉──辣浮賴噗類辣浮睞浮仵一浮抓艮!」

 

一陣光芒以幽魂為中心竄起,直聳入天,伴隨著淒厲的慘叫聲,然後,光與幽魂,一同消失於世間。

 

「你的咒語聽起來怪怪的耶。」

 

「嘛,改良版,別介意,別介意。」




 

四、

 

「若讓亡靈攜帶生者之物,破壞界線,是會受到處罰的。」

 

那是有心人以黑魔法召回,封於金幣內作為詛咒之用的亡靈。

封印接觸到人時會自動解除,亡靈會遵循自身唯一記得的需求,為錢幣胡亂奮起攻擊。

而即便躲起未受到攻擊,只要所在之處有錢幣或其餘東西為之取走,也將遭遇不測。

 

「為什麼會有這種規定啊?」

 

「總之,不可以隨便將東西送給那種非生物喔。」

爻晃微笑叮囑著。

 

「知道了...我們真的什麼也不能做嗎?」

 

「嗯...可以淨化他嘛。」

 

「就像你剛剛做的那樣?」

 

「嗯。」

爻晃點頭,然後起身,走近湖邊。

 

「阿晃?」

 

「你先回去吧,換我去解任務囉。」

 

「咦?喂、等一下──

 

「掰掰。」

爻晃揮了揮手,走入水中。

 

五、

「唷,不錯嘛。」

人魚望著走入自己屋內的爻晃。

可以在水中而衣袍未濕且順暢呼吸,說明了他至少同時操作了三個以上的持續魔法。

 

「蒙您誇獎,真是受寵若驚。」

 

「好說。」

人魚坐在椅子上,優雅地飲下陶瓷茶具中的茶液。

然後也沒特別看向他,只淡然開口。

「不過,這裏沒有其他銀幣了。」

 

「嗯,我知道哦。」

爻晃笑著晃了晃手中,一枚銀幣閃閃發光。

「銀幣的話,剛剛已經找好了。」

 

「好了,讚也讚完了,該說正事了?」

人魚有些小小狡詐的紫色眼眸,靈動地瞄向爻晃。

 

「是這樣的,」

爻晃微笑著,手裡的法杖卻是毫無隱藏地舉起,帶著明顯威脅意味。

「想請問您那枚金幣的來歷。」

 

「哦?最近的人類,都退化到不生腦袋了麼?」

人魚放下飲盡的茶杯,手一揭,輕一彈指。

爻晃手中的法杖騰空,劃過海水飛到人魚手中。

 

「抱歉,只是不知道這兒是否還有一樣的詛咒金幣,總是要小心些。」

無害的笑容,卻在說完話之前,法杖已回到手中。

 

見狀,人魚笑了。

「有趣。」

那是個優雅氣質而又同時美麗的令人難忘的笑容。

「看在你還不太笨的份上,我就跟你聊聊也無妨。」

 

六、

「那是針對魔法師的詛咒,對於其他魔法生物沒有效力,所以一直在魔法生物之間傳遞玩賞,直至人魚將之收集作為收藏。」

 

「這樣啊。」

 

「然後他聽說我們是國王候補,覺得有趣就拿出來給我們了。」

 

「咦?」

 

「說想看看裡面的詛咒發動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這樣啊,人魚先生真是充滿好奇心呢。」

雪槑聽著,想了想。

「不過,幸好是我們,如果剛好有人在沒防備的時候遇上的話,不就倒大楣了?」

畢竟大陸上雖然魔法師普遍,也不是每個人都擅長戰鬥魔法。

雖然說自己好像也不算很擅長,但總是比許多人強上一些的。

「還好我們成功淨化他了哦?」

 

因著對方的話語,爻晃呆了半晌,而後回過神來,卻是裝作無事。

「啊,嗯,也是呢。」

 

「嗯?怎麼了?」

 

「嗯?」

 

「怎麼覺得你好像怪怪的?」

 

...沒有啊。」

爻晃微笑著,歪了歪頭,似乎對於他的發言有些不解。

 

...沒有嗎?」

雪槑跟著歪頭,望著對方的臉卻是眉頭微蹙。

明明很明顯對方剛剛的反應有些怪,但卻又沒打算說明白的模樣,令他有些擔憂。

 

「嗯~只是在想,有阿雪在岸上等我真好。」

收起了隱瞞了些什麼,有些心虛的模樣,換上的是真心感到開心的燦爛笑容。

 

...啊?」

 

「沒想到阿雪會在湖邊等我完成任務上來耶,有人等待自己的感覺超級好的喔。」

 

「什、什麼──我、我我我也不是特地在等你,只是剛好小淑女也想要在附近散散步而已!」

 

「嘛,就算是這樣你還是等我了嘛。」

 

「就說了沒有特別等你啊!」

 

「謝謝。」

 

「沒、沒什麼好謝的啦!」

雪槑慌張地揮手,抱起小淑女後撇過頭,殊不知自己極力隱藏的緋紅臉頰已經給對方看了個明顯,還有些侷促地背對著對方小小聲地補上一句。

「本來...就是夥伴...該做的...

 

「嗯。」

爻晃走向雪槑,手一揮,對方的斗篷外掛已然拿在手中。

將之輕輕披在對方身上後,他溫柔地開口。

「回去吧。」

 

「嗯,回去了!」

 

六、

 

「嗯,雪雪表現地不錯。」

那是名衣著華貴,氣質不凡的女性,舉手投足間都吸引人目光,擁有不符外觀的成熟氣息的少女。

即便此刻已是透明,只能存在於陰暗房間的燭光搖曳下,以幽靈為名,也絲毫不減其魅力。

很明顯地,他已經先行於身邊的水晶球中知曉了下午發生的事情。

 

「嘿嘿~噗嗚。」

爻晃帶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才正笑著,周圍一小鉗鍋就著麼砸到自己頭上。

完全不用懷疑,絕對是眼前漂亮的幽靈少女,靠靈動扔到自己腦袋上的。

 

「我不是在稱讚你。」

少女慵懶而明確地說道。

 

「哈哈,我知道。」

順手揉了揉頭上新鮮的包,似乎並不意外也不覺得生氣的爻晃,看上去心情依舊挺好。

 

「況且,有你在還讓雪雪遇到這種危險,真想把你也送下去給卡隆。」

 

「嘛、我就不用了,阿雪會寂寞的。」

 

...你來找我,總不是耍嘴皮子而已吧。」

 

「當然。」

說著,原本臉上顯地有些呆傻地笑容收起,轉為某種程度的嚴肅。

「我去水底,找了那位出現湖邊的人魚。」

 

「我知道。你隱瞞了什麼吧。」

 

「也不算...吧,只是想等更確定些再說。」

 

少女平靜地望著爻晃。

『說重點。』彷彿這樣下了指令。

 

人魚在水底設定了防禦魔法,水面上或遠處無法藉由水晶球窺視。

爻晃下水就意識到了這點。

所以本想回去的雪槑才會慌張地守在湖邊而未離去,而通常會將各種事物研究透徹的少女會無從得知自己的對話內容。

同時,也代表他若想討論此事,就得親自與少女解釋。

 

「那個金幣的製作者,是我以前的──

爻晃頓了頓,"夥伴"兩字卡在喉間。

 

那是在很久之前,他還盲目地崇信著可以使用黑魔法奪回所有自己失去物品的時候,所追隨的黑魔法師麾下的另一名成員。

是名遠比外表看來成熟聰慧的少年,當時一起追求禁忌之術的同謀。

在當時,少年的手段狠辣就已令其印象深刻,深刻到即便在當時,爻晃都很難心無芥蒂地說出對方是自己夥伴的程度。

 

至於現在,當然更不會想稱之為夥伴了。

 

「總之,是知道你以前那令人不忍卒睹蠢樣的人。」

反倒是少女替他說了下去。

 

「哈,算是吧。」

爻晃撓了撓頭,沒有反對。

「總之,也是名魔法師。」

 

不用多說,兩人都知道,此刻指的,正是以禁忌魔法為主的黑魔法師。

而那詛咒的金幣,正是當時研究轉化而成的小成果之一。

現在正被作為測試,隨意地用於暗殺權貴人士使用。

 

雖不清楚人魚是從何得知此事,但根據人魚的說法,偶然取得金幣後追查了下,就這麼追溯到了金幣的製作者,而同時,對方表示要將之送給爻晃,作為即將前來"拜訪"的先行禮品。

雖然沒必要遵從,但基於本身也挺好奇詛咒的效果,就這麼交予了他們。

 

「他還有轉告,說被我棄置的研究,他完成了。近日會帶著研究成果來找我。」

最後,爻晃補充。

很明顯,對方絕對不是單純帶著成果來聊天喝茶的。

臉上帶著些許說不清的糾結,然後望向少女,似在等對方回應些什麼。

 

少女望著他,無甚表情。

「個人造業,個人擔。」

 

「我知道。」

 

「另外,別告訴我你不打算跟雪雪說這件事。」

 

「哎、這個嘛...

 

「爻晃。」

平淡的聲響,打斷了爻晃的發言。

少女看上去漠然,但深知其性格的爻晃卻因著其瞪視而不禁凜然。

「你知道,凱恩湖幾乎所有聚有知能的魔法生物,都跟我族家系友好,當然,包括人魚。我相信聰明如你,不會不明白那位人魚之意。」

 

爻晃沉默。

一貫第笑容已從臉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與少女同等的正經模樣。

卻未有開口。

 

「你以為,你那些破事有可能沒影響到雪雪嗎?」

人魚將錢幣交給雪槑,令其啟動詛咒,正是最明顯的提醒。

要攻擊爻晃,除去他本人,首當其衝的,自然是身邊的人們。

尤其是與之最親密的雪槑。

 

「嗯,我知道,只是,我...

爻晃嘆了口氣。

「可以的話,真不希望我以前那些事,影響到他。」

 

「事實就是,只要你還想待在他身邊,就該做好覺悟。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你乾脆去旅行吧。」

 

「確實呢。」

爻晃無奈地笑了。

 

「他遲早要知道,你不可能瞞他一輩子。」

 

「我明白。」

 

少女彎身,蔥白的指尖,半透明地戳在爻晃臉上。

「不要太小看他,他有多少潛力,這些年成長多少,你不是應該很清楚嗎。」

 雙臂盤胸的少女,寧靜而充滿氣勢。

「區區一名黑魔法師,怎麼可能會是我們高貴血統的對手。更何況還有長腿呢。」

 

爻晃吁了口氣,點點頭,然後笑容放鬆了不少。

「我說,還有我也在...

 

「廢話,你敢把爛攤子丟給雪雪自己出走,就給我走著瞧。」

 

「當然不會。」

聽著這發言,還真不知道剛剛是誰才要自己去旅行的。

 

「那就這樣,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

 

「嗯,好。」












考 試 之 後   . . . . . . .





『嘎──』

略有些年紀的老舊木門被推開時發出聲響,令門外的少年回過神來抬起頭。


「阿雪?」

見到等在門口的少年,推門出房的爻晃有些驚訝。


「你你你你在裡面自言自語些什麼?都要晚餐了還不出來?」

雪槑先是緊張的一跳,然後一臉故作鎮定的模樣,嘴裡像是埋怨,同時也探頭向著爻晃身後的屋內望去。


房內蠟燭已滅,隨著外頭燈光照入,昏暗的房裡是已故莓小姐的藏書與些許瑣碎物品。

靜謐的書房中,除了書櫃、書,與物品外,未見其餘可疑或可能帶有生氣的物品。


「...啊,好香呢,是晚餐的味道?」

爻晃見狀也未阻止,只抽了抽鼻子,大口呼吸後詢問。

「可是,我記得今天是輪到我要做?」


「是步步跟月光看你沒來,在廚房幫忙煮。」

像是回應雪槑的發言般,除房傳來了奇怪的碰撞聲與幾聲慘叫。

「你最好趕快過去。」

於是他又補了一句。


「啊啊,我這就過去。」


「等一下,你剛剛到底在跟誰說話?」

雪槑皺眉。

他嘗試著搜索傳音魔法或通訊魔法的痕跡,卻毫無感覺,但也沒見到相關的道具存在。


「這個嘛...晚點再與你說明?」

爻晃想了想,指向廚房問道。


「...你這樣說完通常有八成以上會忘記。」


「哎哎...」


「去吧。」


「哎?」


「我希望,這次是那不到兩成,記得的事。」


「嗯,好喔。」

爻晃點點頭後,奔向廚房。

背對雪槑後,他的臉上不自覺地漾起了困擾的苦笑。


小傢伙們不知作出了什麼料裡與捅了什麼問題,要在處理的同時,同時想好不帶有莓小姐內容的說法呢。


當年,莓小姐在作為幽靈重生的同時,與類似於世界的規則之類所訂下之約,便是不得接觸與己有關之血親,以及不能夠為其得知存在。

那是比起黑魔法還要強效,無人可違反之規制。

不只雪槑,就連身為其家族守護精靈的長腿,也在規制中不得告訴的範圍內。


「這真是讓人,有點困擾呢。」

爻晃搔了搔頭,向著感應到主人而跑來領路的謬華說道。

然說話同時,嘴角仍舊,帶著笑意。


『總之先解決晚餐吧。』

謬華回應。


「啊啊,裡面狀況很不妙嗎?」


『你會有辦法的──大概。』


「啊啊。」

爻晃走入廚房。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