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1(Thu)

考試2.庫奇的魔法香菇與螢火蟲

611日 【考試2】庫奇的魔法香菇與螢火蟲






 http://i.imgur.com/ZdNEAPA.gif庫奇 的 魔法香菇 與 螢火蟲        

No.037 爻晃 http://i.imgur.com/9v0ftz0.gifhttp://emos.plurk.com/a6df4c68b455a1f5e607071441416105_w19_h19.gif     No.035  雪槑  http://i.imgur.com/n2Mdvts.gif


https://i.imgur.com/pa97Hiq.jpg

「啊啊,說起來,確實是有這麼回事呢。」

「是啊,還有,你可以別跟著我嗎?」

「哎?有什麼關係,反正都是要找蘑菇跟蟲不是嗎?」

「不是這個問題,你那什麼裝扮?」

「我是翹鬍子男爵阿,當然要準備好鬍子嘛。」

「那個早就不會拿不下來了吧,你為什麼又要戴上去啊?」

「因為想到蘑菇就想到上次給你蘑菇的那個商人啊,搞不好這次任務的蘑菇他也有哦?」

「就算有也不用戴這種東西吧...而且,比起找那個之後就沒再見過的奇怪商人,你不覺得找謬華比較快嗎?」

「嘛、那個商人雖然奇怪,但會讓人想再見他幾次呢。」

「是沒錯啦。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找不到,不是嗎?」
之後兩人因為毒蘑菇的問題有試著找過,但無論是直接間接各種魔法都嘗試過了,就是沒有辦法再次找到那名商人。

「所以才說想見嘛。」

「在那之前,先找好蘑菇吧。還有螢火蟲。」

「當然。啊、只是謬華的話,大概會在找到的同時就吃掉了哦。」

「...算了,自己找也不花多少時間。」
畢竟是連毒蘑菇都吞下去的木之精靈,雪槑完全想不出反駁此句話的理由。

那是剛開始選拔沒多久的時候,兩人在路上遇到神秘商人,發生的事情。
當時爻晃拿到的是此刻正戴著的變裝道具,據本人當時所言,似乎是戴上去後就暫時拿不下來了的惡作劇道具。
雖然在雪槑看來,分明就只是對方沒打算拿下來。

而雪槑拿到的則是毒蘑菇。
彩色的蘑菇,能吃,但有毒。

然而正是這麼一樣,連他一個普通魔法師──至少雪槑自己是這麼認為的──都看得出來是有毒的東西,身為掌管植物藻菌類的木之精靈,裡論上不可能不知道的謬華,就這麼拿去吃了。
而且同時間連平時絕不貪吃的長腿也吃了──或說,被塞了一半。

『差點就有死狐狸死青蛙各一隻了呢。』
這是當時小淑女下的結語。
雖然那兩隻是精靈,與狐狸青蛙什麼的差遠了就是。

「謬華最喜歡好吃的東西了嘛。」
謬華後來說過,他知道那是有毒的,只是那個非常好吃,在也知道解毒草是什麼且能夠取得的情況下,忍不住還是拿來吃了。

「...自己愛亂吃,還順便塞給長腿。」
基於"那個是雪槑的蘑菇"的想法,立刻衝上前去理論的長腿,就這麼被謬華"一人一半,感情不會散"地送了半個進嘴裡。

「哎哎,相信祂有學到教訓囉。」
然後就因為這事拖延,謬華來不及服用解毒草,就這麼與長腿一同中毒了。

「好了啦,拿下來。不然我們分開走。」
雪槑忍不住伸手想將之從對方臉上取下。

「嘛,可是我想跟著你嘛。」
嘴上說著的同時卻是相當順當地閃避掉對方的動作。

雪槑停下腳步,嘆了口氣。
眼神帶著無奈,以及些許感到自己不受信任而不免流露出的,落寞。

「嗯?」

「阿晃,其實你不用那麼擔心我。」
雪槑轉過身,在對方面前隱去自己的表情。
他很清楚,爻晃這幾日變本加厲地跟前跟後,除了本性黏人之外,很大一部分是在擔心,擔心他被爻晃的仇家盯上。
也明白對方是關心自己,但同時也有種,實力不被認可的難受。
說話同時,手一揮,兩人所在森林中,被草叢掩埋的魔法香菇,在他的動作下,隱隱發出微弱光線。

本來,要找的魔法香菇就是因為對光線擁有良好的吸收性與增幅、延展持續力,才能夠做到庫奇所敘述的,藉由之使魔法螢火蟲的光芒更加璀燦。

爻晃跟著停下腳步。
搶在雪槑使用下個魔法前,他先行讓蘑菇自土壤中被拔起,接著一個個自行飛向兩人。
然後,是柔和的低喃。
「我知道哦。」
聲音比之方才與雪槑笑鬧的語氣明顯正經了許多,即便是從滑稽的鼻眼鏡裝扮下緩慢傾瀉,卻不減那嚴肅的氣息。
「我很清楚阿雪已經不是小孩,而且是名非常優秀,即使是放眼整個梅傑蘭亞大陸,也沒有幾個人比的上的魔法師。」

「什、什麼啊,忽然說這些!」
本來聽對方口氣認真而凝神傾聽的雪槑,差點拐到草根一跤跌在森林裡。

「那些可能會因我而對你不利的事情,我也沒有隱瞞,不是嗎?」
不想再因為自己扛下任何事情,卻反而使對方憂傷。
所以上次考試完後沒多久,在與莓談話完,後又總算解決差點被兩隻毛小精靈解決掉的廚房後,爻晃便與雪槑報告了大部分的原委。
「只是因為你對我很重要,是我不能失去的人,是我任性地在擔心而已。」
爻晃拉起雪槑,從空間中取出籃子,一籃十朵菇後將一藍地給對方。
「完全不是因為你太柔弱,你有足夠的堅強,不足的,是我。」

「說什麼呢...」
難得地沒有抗議對方又把自己事情做走,雪槑接下菇籃,卻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所以,讓我稍微任性些好嗎?」

「你、我、我...」
雪槑感覺呼吸隨著侷促感而有些喘不過來。

「嗯?」

雪槑向著聲音望去,然後──
「...總之,你先把那個拿掉,然後我們去捉螢火蟲吧。」

某種程度上,雪槑相當感謝那個鼻眼鏡小道具,真是足以令人將任何暈頭轉向的感動,瞬間清理掉的強悍物品。




 



森林,某處。

「這、這是怎麼回事?」
雪槑有些驚恐地望著眼前光景。

爻晃沒有說話,警戒寄望著四周。

螢火蟲。
根據資料,是會發出漂亮光芒,比之其他更加美麗、引人注目的魔法品種。

然而此刻,在兩人四周飛舞著,數量不小的螢火蟲,雖同樣引人注目,卻是忽明忽暗的詭譎暗彩,空中隨著牠們的一閃一滅,冒出了許多明度不足的灰階光影,是一個個人形的影子。

「阿、阿晃,這些該不是...」

「...不是幽靈,只是附上低劣魔法的偽物罷了。」
爻晃低聲說,像是在壓抑些什麼。

「嘖嘖嘖,竟然說自己以往的研究成果是低劣魔法阿。」
是個雌雄莫辨的聲音。

「咦?」
忽然冒出的聲音讓雪槑不禁望向四周,卻是什麼也沒見到。

「芋。」

「阿晃?」

「一臉"果然是你"的表情呢。」
紫色的斗篷遮住了來者的面容,憑空出現在兩人面前,一手搭上爻晃的下巴輕勾,並在對方揮臂欲甩開前先行收回。
「好久不見,好戰友。」

「我以為,我已經被除名很久了。」
爻晃死盯著對方,並向後退了一步。

「是沒錯,不過阿──」
斗篷在說話間隨風吹起,露出的是淺紫色長髮的麗人,瞇著眼嘴角勾著亮麗的微笑,自信地彷若在那笑容下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
「這阿,可是我根據你留下的資料作出的初步成果喔!」

爻晃沒有回應。

「所以才想著一定要給你看看──不過基於靈魂很珍貴,所以才找了替代品,相信你不會在意我偷工減料的。」
闌珊一笑,麗人楊手揮舞,四周詭異的螢火蟲逐漸聚集於其身旁,為他的美貌蒙上一股詭奇的艷色。
「在遙遠的東方,螢火蟲是作為滯留於世間的靈魂被看待的。阿,這部分,你旁邊的小朋友也許更清楚喔?畢竟是古老的家系嘛。」

「你到底,想做什麼?」

「不是說了嗎?給你看下成果嘛,雖然是用魔法調整過的偽物就是了。喔對了,還有──」
芋吃吃地笑了笑,然後再次揚手。
冒出的是數朵發出璀璨光輝的香菇,在他手中閃耀著。
「這次的選拔,我也有參加,真是好巧呢。」

「你?為什麼?」

「追求知識應該要永無止境,這可是你教我的。」
將香菇輕揉在指尖玩轉,芋臉上笑容玩味。
「不覺得成為最高權力者,各種事情會方便許多嗎?」

「芋,那些研究──」

「所以,抱歉喔,就算是你,也不能讓你妨礙我呢。」

「阿晃,小心!」

「嗚!」

隨著芋的話語落下,四周晦暗的螢火蟲忽地群起而攻,帶著奇怪的人形黑影襲來。
在雪槑的警示聲中,爻晃同時避過了兩三隻迎面而來的螢火蟲,並吟誦起咒文。
淨化之光自天而下,穿過螢火蟲。
然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呵呵,你很清楚吧,無論怎麼裝,憑你那種無信仰更無法相信任何人的心,要真正發揮出淨化性光魔法的能力恐怕還有待加強。」
芋笑著,轉身,背對著兩人離去。
「之後的時間,麻煩你們都去睡一下囉。」

自然,是不會再醒來地沉睡。





「那是以前研究的黑魔法之一。」
爻晃支起光之牆。
雖不足以淨化眼前眾多的螢火蟲,倒也足以阻止牠們前進。
然後繼續向雪槑解說。
「許多黑魔法的基礎是建立在人的靈魂上,尤其是亡魂。使用的靈魂越黑暗、怨念越深沉,法術本身的威力也將越強大。」
「所以,我便研究如何以非人類生物等較易取得的材料,擬真成靈魂,做為仍然能發揮一定威力的原料。」
螢火蟲發動的複數大量黑魔法。
就算是他應付起來也有些吃力。
爻晃咬著牙,嘴角的微笑帶著苦澀。
「這完全是自作自受呢。」

「我不要。」

「咦?」

「反正阿晃接下來又要說什麼這是你的問題你會自己想辦法解決然後要我快點走對不對。」
雪槑雙手插腰,挺著胸膛一臉不悅。
「明明都已經吃力到沒辦法偷偷運傳送法陣送我走了。」
這種情況,若是能力允許,爻晃鐵定第一個發動傳送陣把他往安全的地方丟。
罔顧本人意願的那種。

「哎。」
爻晃笑著吶了聲。
很明顯是被說中了。

「你們以前一錠很熟哦,看人家把你的弱點捉的那麼清楚。」

「以前的話,或許呢。」

「但是是以前吧。」
雪槑揚起笑容。
「現在不一樣。」
「而且,不要忘了,還有我!」

「你──」
本想叫對方不要勉強,但見到雪槑的表情,爻晃一頓。
「──要小心。」

「當然,你把你的光牆架好等著就好!」

「...嗯。」




「以後不準隨便只想著把我弄走,知道嗎?」
收好準備交回,裝著被淨化成一般魔法螢火蟲的香菇,雪槑得意地開口。

「是的,知道了。」
幫著將兩人份的菇收好準備送出,爻晃微笑著答應。

『我先回去了。』
一旁的炎之精靈開口,準備離去。

「阿、等一下,長腿!」
雪槑跑過去,將紅色毛團一把抱起。
「跳完祭祀之舞很累吧,不用勉強沒關係。」

『哼,區區小事。』

「抱歉,辛苦你了。」
見自己的精靈一副逞強模樣,雪槑有些不捨地說道。

『說了,沒事。』

祭祀之舞,雪槑的家族血脈與長腿共同起舞之魔法儀式,用於祭祀同時可以清掃四周的穢氣。
也就是古老形式,強力的淨化方式之一。
其實雪槑日前也只有練習,甚至還未實際演練過。
雖然效果相當地好,螢火蟲們都在淨化之炎中瞬間恢復原狀。
不過就連雪槑都可以直接感受到,其所消耗的魔力之劇烈。

「阿,這個的話。」
爻晃走近抱著長腿的雪槑。
「簡單的回復我還是做得到的。」
隨著話語,柔和的光芒包覆住長腿。

『誰要你多管閒事。』

「嘛、只是不想欠你人情罷了。」

「好舒服的光哦。」
對於一人一精靈的互鬥早見怪不怪,雪槑望著長腿身上的柔和光芒,喃喃開口。

「...舒服?」

「對阿,果然你還是比較適合這種魔法。」
輕輕放下已恢復正掙扎著想證明自己沒事的長腿,雪槑笑笑地望向爻晃。
「那種烏漆媽黑的魔法才不適合你,你沒有繼續用那些真是太好了。」

「是...這樣...嗎?」
爻晃難得地,有些呆愣。

「當然是阿。」
毫無懸念的肯定。
「我們快去交任務,趕快回去吧。不然會來不及做晚餐的。」

「......嗯,好哦。」
爻晃應聲,追了上去。
帶著複雜而溫暖的心。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