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7(Thu)

八荒木島.第一章


602日 【第一章】

 3A012  相川雲飛   


八荒木島 DAY1 01:59

晃了一圈,找了個地方坐下。

綾有自己的交友圈,也許稱不上肝膽相照,總是會互相照應,她並不至於擔心到想要跟著。
且平常也沒太常膩在一起,這種狀況過去實在突兀。
然後見到自己武器時,雲飛也說不上是鬆了口氣還是其他心情比較多些。

「竟然連這種東西都搞出來了阿。」
雖然不是沒見過──不管是很久很久以前被軍武控瑞安逼著學習,或是後來幫忙運送違法品的時候手裡捧著的金屬物包裹,其實自己見過槍械的次數大概遠高於一般同學。

...但這不該是這麼容易取得的東西才對吧?

把玩著手中的槍枝,與頸圈同樣冰涼的觸感傳入指尖。
槍管有六吋,握把是木質,凹陷的設計給足了良好的抓握力,不算重是相當好拎著的重量,也是正好可以帶在敏捷活動,以及作為鈍器砸人的份量。
雲飛盯著槍枝,然後嘆氣。

「...之前都沒認真聽瑞安的教學真是虧了。」
正常誰都沒想過會遇到這種鳥事,於是就如同這幾年上的國文史地等,明明學過卻沒記得多少。
看外觀還知道大概是左輪手槍,但型號優劣,連個零組件的名稱都忘了,更別說是清槍步驟等。
不過聽起來最長也只需要撐三天的話,不清理應該也還好?

大概。
總之眼下也只能從頭摸索起,試著回憶了。
雲飛想著,繼續研究手中的槍枝。




八荒木島 DAY1 02:50


喀 搭。』某種卡榫鎖上的聲音。

「好。」
確認完保險並扣了扣板機,確定板機不動後,試著揮舞了幾下。
然後再次開鎖關保險、開保險重鎖,重複了幾次動作,確定作為鈍擊也能有一定效果,且緊急時切換扣版不會耗太多時間後,雲飛才滿足地將槍枝貼身收起,並將多出的彈匣一併收入防水袋中。


可以的話她不想太快動用子彈。
.
除了資源有限以外,也實在不想用這種威力的武器對待認識三年的傢伙們。
尤其其中還有連這樣的自己都溫柔對待的孩子們。
腦中浮現幾個柔軟的面孔,於是雲飛臉上淡淡地漾起些許笑意。




八荒木島 DAY1 06:50



「...天亮了阿。」
坐在燈塔窗邊往外望,其實與其說天亮,應該說是天色微明的晦暗時刻。

平常明明是粉筆連發往自己頭上砸都不會醒的體質,現在卻是自己醒了。
其實想想也是,平日里沒日夜地打工都是反過來在教室補眠,現在卻是昨日睡飽被送上島,沒過多久又睡,會自然醒也挺正常。

「哈阿──」
轉了轉項頸,大概是卡著金屬圈的關係,略有些僵硬地傳來喀哩聲響。
接著又活動了一下身子。

「沒人呢。」
雲飛試圖搜索島內的人們,她記得有幾位同學應該與自己是走相同方向才是,卻沒見到人影。
見代應該還好吧,對方也不是那種會熱絡聊天的人,但雲飛對他印象還不錯,印象中某次月底錢包見底對方還默默地丟了看起來很貴的手製餅乾給自己。
雖然很大的一部分,大概是因為自己頂著咕咕叫的肚子,問他有沒有哪本書讀比較快方便自己寫心得作業。

數小時前到達燈塔時,本還以為裡邊會有人。
畢竟是可以眺望全島,極具戰略意義的地方。
且在地圖上又標示地相當清楚。
雖然大概也只有自己這種從小被軍事系統荼毒的怪咖會被教學這一類見鬼的知識,但要找制高點確認地形,應該算常識範圍才對?

登樓的每一階都踏地充滿警覺,然而一路向上並同時搜索過一輪,卻是一個人都沒遇上。
不知道是有人來過已經離去了,還是真沒人想過要過來這裡。


睡醒依舊沒見到任何人的雲飛,沉默地思索著。

若是前者也就算了,後者的話,就代表大家被嚇到已經無法沉靜思考了嗎。
其實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就是,若在所有人領取完物品後她還夠冷靜,請班長帶領班上所有人對那位"老師"來個反撲,一群人未必沒有勝算。
美緒當時的表情,她是有見到的。
而且若由自己拿著槍先發難,在自己被攻擊時多少還能爭取時間──

『保護好自己是作為將領的必要工作。』
『如果你連這個都做不到,又如何談保護他人?憑什麼保護?』
『還有,死人要如何,領導手下?』

「──嘖。」
過去曾遭訓誡的話語自腦中響起,雲飛不禁嘖了一聲。

「可是阿...」
窗外白濛濛的天空,混沌著。
「如果保護好自己的代價是身邊所有人的性命...呢?」
就猶如正在低聲自語的,自己的心情。



八荒木島 DAY1 07:30


『早上好各位同學們!從出發至今已經過了快6個小時了吧?』
廣播器中傳來爽朗甚至是相當愉悅的聲音。
『我相信各位的暖身準備也都作足了,還請加油「互相殘殺」可別讓老師們失望吶...啊、對了!還有一點提醒各位,下午6點(6/18)的時候會廣播禁區與死亡名單,禁區請在1個小時內離開喔~否則...「碰!」光想就覺得好可怕呢...那麼有緣再見了。』

「FxxK!」
本來剛將烤魚上土塊與皮一同扒下清理出一角,正準備開始吃的雲飛,在東西入口前反倒是先吐出了不雅字詞。

說的還真舒爽阿,那個老師。
像是洩憤似地,不再急著入口而是敲打著附著於烤魚上的土塊,繼續在鋪墊的葉片上做清理的動作。

睡前便發現海邊有材料,起床後就直奔並順利捕魚的雲飛,挑了三尾肥的上岸後,收拾將船網收拾於隱密處後,便往更隱密之處走去。
本想著野炊隨意升火目標會太明顯,躲到檢了附近廢棄磚頭草找了不起眼地方根造了小窯,沒想弄好後卻比用炊煮還嚴重,香的簡直要命。

只好把魚用樹葉包好,盡快滅跡後再另尋一處,找到新的隱密場所時魚都涼了一半。

於是好容易終於可開始吃食時,就這麼遇上了全島廣播。

嚼著麵包搭配魚肉的早餐。
肉白而細,兼之為海魚,雖沒多做處理更沒油鹽胡椒等,卻也是足夠鹹度,加上現撈現煮,相當鮮甜。
雖然以此刻雲飛的狀況,其實不太吃得出滋味。
明明本來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與鍛鍊,以及想吃些鮮魚才這麼大費周章的。
現在看來,後者目的是多麼諷刺。

 「睡昏頭了呢。」忍不住如此自嘲。

不多時兩尾魚配著水嗑地乾淨,看著幾小時便喝乾了一個半的寶特瓶,雲飛隨意地擦了擦嘴,沒抹去油漬反倒擦上了更多土泥。
盯著寶特瓶看了看,沒花太多時間思索,雲飛將瓶子掃入袋中,並挖出之前失手帶上的,車上的嘔吐袋,將多的魚裝了塞進包裡。

起身,將廚餘處理至隱密處,並將自己坐過的印子重新弄地凌亂。

再次確認痕跡已不明顯後,雲飛向著早上臨時規劃的路線,繼續確認島嶼資源之路。




【第一章】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