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4(Tue)

考試3.愛斯的二隻噴火龍

84日 【考試3】愛斯的二隻噴火龍




 http://i.imgur.com/ZdNEAPA.gif愛 斯 的 二 隻 噴 火 龍      

  No.035  雪槑  http://i.imgur.com/n2Mdvts.gif





一、

「請問,」
雪槑望向存在感十足的兩尾巨龍。
「愛斯先生的龍,就這兩隻嗎?」

「當然不是,剩下的也正在運動呢。」
元老慈愛的微笑不知怎地帶著一種令人發寒的氣場。
「有這麼多人陪著玩樂真是久違了。」

「順便問一下,那邊那一位...」

「當然跟你們一樣,也是候選人囉。」

我們知道,但是...
爻晃無奈地望向前方的紫色斗篷,芋正向著自己與雪槑燦然笑著。

「不要擺出這種表情嘛,打起精神撐過這個最後的考驗吧!」
愛斯元老依舊一臉慈愛,語氣裡不乏有"你看看另外那位候選人,學學人家沉穩淡定阿"的意思。
完全不知道自己誤會了什麼。



二、

「阿拉阿拉,不用那麼緊張嘛,反正我們目的一樣不是嗎?」
芋輕鬆地走近嚴正以待的兩人。
「至少...短時間內?」

「愛斯先生說不可以傷害他們的。」
雪槑抗議。

「嗯?我可還沒有危害到他們的生命哦。」

一切都只在一瞬之間。
飛龍撲向三人,但直接於空中轉了方位,然後兩隻龍自顧自地相互打了起來。
同時間芋的腳下閃了下黑色光圈,很明顯是啟動了什麼法陣。

「...長腿。」
一臉就是看不下去的雪槑,呼喚自家精靈的名後,一樣運起法陣。

神聖的淨化之炎燒過,圍著兩隻龍繞了一圈,然後在襲向芋。

「哇哇,真危險。」
芋輕巧地閃過火焰,作勢拍了拍險險飄過焰頂的斗篷,聲音裡帶著責怪,但更多的卻是戲謔的口吻。
「生氣啦?」

「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牠們剛剛很痛苦。」
雪槑回應。

「龍是古老神聖的生物,用黑魔法束縛會讓他們非常不舒服。」
爻晃開口,像是在與雪槑解說,也像是在責怪芋。

「哎啦,我是在幫你們耶,我們現在是在考試喔。」
芋歪頭,嘴角噙著笑意。
「所以,你比較喜歡原本的運動法囉?我也是不介意的。」

法陣再起,黑暗再次在兩人得以反應之前,襲向雙龍。
而不同的是,這次兩頭龍卻非自相攻擊,反而是轉向爻晃與雪槑。



三、

「碧彼,麻煩妳了!」
迎著風乘著掃把在空中閃避著飛龍艾蜜莉的利爪,爻晃有些狼狽地呼喊風之精靈協助改變氣流,才勉強能避過每一次的攻擊。
「阿雪,不要再淨化了!」

另一邊,地面。
「黑腿,做得好!」
暗火精靈黑腿,橫在雪槑與火龍艾利之間,追逐著艾利攻擊時所發出的巨炎,將之一一吸收。
然後,就像是沒聽見爻晃的呼喊,雪槑開口。
「長腿,我們再來一次!」

長腿應聲躍起,淨化之炎再次掃蕩全場。

「呵,不錯哦。」
隨著稱讚,芋也再次運起法陣。
「能夠將黑暗之力掃除得這麼乾淨真不多見呢。」

之前之後連續數次,無論雪槑如何淨化,芋都緊接著將雙龍再次拖入黑暗中。

芋的稱讚在其動作下顯得毫無誠意,每一次雪槑淨化後芋都有開口讚嘆對方淨化能力,卻也在幾乎同時再次讓黑暗襲向雙龍。
而且看上去頗有餘裕,與每使用一次皆明顯有體力消耗的雪槑完全不同。

「長腿,我們再來──唔...」
見眼前的龍發出痛苦的嚎叫,雪槑正再次指示長腿,卻也同時眼前一黑,一個踉蹌差點疊在地上。

「阿雪!」
顯然隨時都在注意對方的爻晃驚叫,於空中一個迴身。
「碧彼!拜託了!」

『真是...』
望著一秒丟下自己撲到雪槑身旁,還借了自己力量製造高壓防壁替雪槑擋下艾利攻擊的爻晃,碧彼低聲抱怨,卻也同時捲起颶風將打算跟著撲下去的艾蜜莉吹起使其滯留於空中。




四、

「我說阿,你也差不多該出手了吧?」
芋聊賴的聲音,在爻晃拚著擋下了撲向雪槑的火焰時響起。
「明明以前不會那麼拖泥帶水的阿。」

「阿雪,還好嗎?」
擋下火焰的爻晃一手扶著雪槑,額角冒著汗珠,看上去消耗也不小。

「沒事,不要擔心我。」
嘴裡說著的話語與表現出來地有些差距,雪槑坐在地上,手拉著爻晃卻是無法離開地面。

「啊啦啦,不理我啊?」
完全被無視的芋無奈地向前跨步。
「看來還是得處理一下,讓你變成這麼無用的原因呢。」
黑暗自其腳底湧上,下半身透著暗之氣息的芋,帶著難以忽略的壓迫感走近兩人,手裡的黑暗元素也開始聚積。

芋看上去只是緩步行走,但速度意外地相當快,爻晃只來的及擋在雪槑面前,而無法將人移動。
於是芋優雅地一揚手間,黑暗的元素幾乎是直擊爻晃胸口。

「嗚。」
鮮紅的血液自爻晃唇角滴下。

「阿晃!」

「哇,竟然硬接,是小看我呢,還是太相信自己的能力?」
其實沒預料自己攻擊會成功的芋,也難掩驚訝。

「呵,因為這樣才能──」
說話同時,爻晃左手平舉向上,地上頓時光芒大熾。

「這是──!」
芋一驚欲要閃避,卻是恰巧被光芒包圍。
白圈化為光索,包圍著芋層層交疊,細密的網絡罩於其上,緊纏其身。

在芋仍然檢視著交纏著自己的魔法禁錮時,這是反而是爻晃放開剛從地上爬起的雪槑,走向前。

「芋,夠了吧?」
走至對方面前,爻晃開口。
「你不是那麼喜歡爭鬥的人,為什麼要一直挑釁?」

「挑釁嗎,呵。」
聽聞爻晃的發言,芋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了。
「我可是有好好地以你為目標在努力耶。還有,用光之魔法會不會太小看我了?」
芋雙手一張,身上的光索隨著其動作脆聲而斷。
「不是早就說過了,你不用回老本行,是無法跟我匹敵的嘛。」

「哎,可是如果用了,不是立刻會被你吸收走嗎?」
爻晃帶著些許無奈地看著芋搔搔頭,就像望著頑劣惡作劇的孩子般。

芋在地上布滿了反噬黑暗力量的法陣,那是一進入該地區,察覺到異樣的雪槑告知後,他幾乎立刻就查出來的。

於是芋聞言本是一愣,但見到對方表情的同時,原本帶有些許錯愕的臉起了波瀾,而後一轉回原本帶著戲謔的微笑。
「真是,發現了就早說嘛。」
那是個田美絕倫的漂亮笑容。
「我也不用跟你們耍猴戲那麼久阿。」
笑容裡,三人身周的地表開始震動,暗之吐息自崩解的土地中奔騰衝出。



No.037 爻晃 http://i.imgur.com/9v0ftz0.gifhttp://emos.plurk.com/a6df4c68b455a1f5e607071441416105_w19_h19.gif 




五、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真不懂,這樣傷害人,有什麼意思。」
芋聊賴地蹲坐在石頭邊,戳弄著石縫中長出的苔癬。

「不知道呢?」
空間中只有兩人,所以知道對方的詢問大概是對著自己,爻晃想了想,回應。

「不知道,不是已經那樣對待牠們了嗎?」

「嗯?我只是向著我想前進的方向走而已阿。」
爻晃有些不解地歪頭,臉上帶著的微笑冰冷而不具有溫度。

比起傷害人,對他來說只是清除路上阻礙到自己的東西嗎...
「單純真好呢。」
芋感慨。

「芋真奇妙呢。」
爻晃跟著感慨。

「啊?」

「這裡的人,不怎麼會思考這些。」
爻晃回應。
這也是他繼續待在這裡的原因。
只因為不會有人管教,不會有人阻止,他可以繼續不計一切地追求自己所想要的知識。

隨口說說便陷入自身思考的他,自然不會見到芋臉上有些驚愕的表情。
於是,兩人沉默了會,而後是芋再次開口。

「...欸,問你。」

「嗯?」

「哪一天,你若找到比現在所追求的還重要的東西的話,還會繼續在這裡嗎?」

「呵。」
爻晃再次笑了,笑容中除了冰冷,更多了些許的寂寥。
「若能有那一天,我也很期待呢。」



六、

龍,黑龍,一立於芋身旁,另一盤旋於其上。
與之前螢火蟲的效果有些許相似,但更加地鮮明。
而真正的龍,早在芋發動的同時,已然昏死於一旁。

「雖然沒有吸收到你的黑魔法之力有點可惜,不過既然你真不打算使用,那就算我直接發動,你也就構不成威脅了。」
芋站在兩龍之間,淡淡地低語。
「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辦呢?一個淨化之力用太多已經累垮了,另一個的光之魔法又對我們沒用。」

「對阿,怎麼辦呢?」
爻晃跟著微笑。

「哦?剛才的攻擊,你也該傷的不輕吧?還笑得出來?」

「承蒙關心,痛歸痛但不礙事。」

「哼,嘴硬。」
芋收起笑,手一揚,作為攻擊的信號,兩隻黑龍用與真的雙龍截然不同的速度與魄力,強勢地攻向爻晃。

「阿雪!趁現在!」
爻晃張臂,薄弱的光索再次出現,纏上雙龍。

「長腿!」
雪槑在雙龍掙脫光索,將其脆裂的同時,伴隨著吶喊攪動出更強大的光。

「──什麼!」

淨化之光。
雙龍再次發出嘶吼般地嚎叫,然後碎裂,消失於世上。

所有事情都只在數秒間結束。



七、

「為什麼他還有力氣?」
愣了數秒,芋終於開口,問道。

「第一次封住你的枷鎖,同時我也用了治癒咒。」
爻晃再次用光索圈住了芋,然後再次走向之。
「我的光之魔法對於攻擊淨化效力不高,但治療方面倒是相當有用。」

他指了指後方,作為任務用的艾蜜莉與艾利也同樣身上已無傷痕,睡地安穩。

「但你接下了我的攻擊,這麼強力的治癒術──」

『噗嚕。』
不合時宜的聲響。

暗之精靈月光自爻晃的胸前躍出,一臉吃飽了的滿足模樣。

「嗯,所以我說,會痛但不礙事。」
望著很明顯是自己冒出來挑釁的月光,爻晃有些無奈地開口。
早先看上去是直接接下芋的一擊,實際上是月光隱藏其中幫忙吸收了大部分。
早猜到芋會想吸收己身的黑魔法,在與雪槑討論同時,也想到了反其道而行,於是安排了月光藏身於自己身上。

「噗。」
於是,芋笑了。

「哎?」

「哈哈哈哈,你也,變得圓滑跟懂得變通了呢。」
芋笑著,然後伸手,纏著他的光索再次脆裂。

「嗚!」
見到對方再次解開束縛,爻晃趕緊召回月光躲到自己身後,並同時護住身旁雪槑。

「好啦好啦我沒要打了,看你們掙扎這麼久,這樣應該沒問題了。」
芋仍笑著,且似乎笑地十分舒心。
「不只阿晃有成長,『血脈』家的孩子也不弱,真是太好了。」

「你在說些什麼...阿,難道──」

「嗯,BOSS醒了,雖然尚弱但大家都逐漸接受引導在回歸了。」
芋臉上的笑容收起,面容嚴肅。
「沒被召喚的大概就我們了。」
當時背叛的那幾個人,自然不在召喚之列。

「什麼Boss?」
雪槑望向兩人。

「覬覦你們家血脈的人,你們家古老而神聖的血脈是他獲得永生的關鍵。等他恢復第一件事應該就是率領大軍前來了,你們最好先找個地方躲避。」
芋望向雪槑回了一句,然後又轉回。
「雖然他要恢復大概也還要幾百年跑不掉,不急就是。」

「...感謝通知。」

「好啦,不用這麼防範我,我也該離開了,記得也跟你的小朋友說明清楚。」
見爻晃仍然是防禦性地站在其他人與精靈身前,芋也不甚在意。
「我也會去做我做得到的事情,那麼,就此別過了。」

芋漫步離去。

「嗚阿。」
而爻晃,跪坐原地。

「阿晃?」

「沒事,有點累了而已。總之,我們先回去吧,回去後,還有許多需要告訴你的事。」

「...嗯。」



八、

凱恩湖畔。
紫色的斗篷坐在墓碑前,墓碑前放著的是兩杯莓酒,與一束花。

「我想我警告得太多了,真的完全被當壞人了呢。」
斗篷下,芋清脆,雌雄莫辨的嗓音,帶著灑脫。
「不過,有他在妳弟身邊,叫人放心不少是真的。」

芋沒有取下斗篷,只逕自拿起其中一杯酒,對空一晃,然後飲盡。

「感謝妳那時成功救回那孩子的心,現在他跟你弟同樣璀璨,真是太好了。」
他說著,起身,嘴角噙著笑意。
「那是我辦不到的。」

「我該走了,再回去『那裏』臥底。」
手一揮,酒瓶與一杯消失,只留下單杯莓酒與花束在墓碑前方。
「後會有期,夜安。」

披著斗篷的芋,告別後離去。

而樹下,半透明的少女凝望著紫斗篷離去的背影,低聲呢喃。
『笨蛋。』




考試3.愛斯的二隻噴火龍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