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5(Wed)

八荒木島.第三章.外章

85日 【第三章‧外章】 誤會中殞落之生命
→搭配廉人家的故事 ❖ 主觀x衝突=? 一起閱讀,效果更佳(?)哦。

 3A012  相川雲飛   


八荒木島 DAY2 16:25

『框啷!』
突來的聲響劃破了寂靜。
也繃緊了雲飛全身的神經。

早晨,本只是想汲水,出發路上才剛離開根據地小屋沒多少距離,頭頂上的玻璃就這麼脆聲碎裂。

那破裂的位置與時機之巧,很難不讓人聯想。
『呵呵~我知道你就在那裏唷!』
彷彿如此宣揚著般地令人不快。
怎麼辦?要出去嗎?
念頭閃過雲飛的腦海,但很快她便自嘲地笑了笑。
對方既已知曉自己位置,那就算原地蟄伏也不過是掩耳盜鈴的做法罷了。
只有出去一途了。

雲飛放輕腳步,向旁繞了出去。

八荒木島 DAY2 16:30

對於眼前的兩個人,雲飛是有些意外的。
除了現在還有雙人同行之外,她本以為會有如此敏銳的感官能查知自己所在,並且同時具有膽識出手挑釁,大概不是卡爾就是新谷之流,再不然至少是黑川,然而眼前很顯然,答案皆是否定的。
荻野米奇與赤井廉人。
都是班上相當受到歡迎愛戴的存在。

陽光、活力、活潑而熱烈,偶爾多少有些惡作劇行為,與班上男女同學們打罵笑鬧等,但總不是什麼有殺性之徒。
甚至該說,雖然兩人都沒什麼自覺,但他們之所以招人喜歡,正是因為性格上都相當好。

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刻意砸破玻璃來討戰的人才是。
尤其此刻,她可以看到見到自己出現的赤井,臉上的表情除了緊張外,更多的是疑惑。
安全起見,她將手放到了自己的武器上頭,但同時也不想誤會別人,於是她試著再向前些,想著開口再做進一步確認。
然而,在她預料之外的事情再次發生。
『砰──!』
赤紅的鮮血、伴隨而來的劇痛自右上臂張狂地撕裂;顫抖著的金髮少年迷亂的雙瞳;荻野手上閃著寒光尚透著煙硝的大傢伙;一旁明顯比荻野還要慌亂的赤井......

被攻擊了。
雲飛花了不算短的時間才意識到了這一點。
且就像是不想給她多餘思考的空間,對方仍打算繼續攻擊,這光看對方的表情與動作便能明白。

並且對方也這麼做了。

八荒木島 DAY2 16:45

槍口對準了狂奔而去的少年,就如同方才對準了自己的槍一般,同樣地顫抖著。
而她終究沒有壓下板機。
這樣的距離興許是打的到的,但也許是右臂與心過於疼痛影響了判斷力,也可能是方才的畫面對自己來說也是過大的衝擊。
荻野,死了。
少年就在自己面前癱軟下去,而另一名少年像是確認般地搖了搖對方。

子彈擊發的目標其實她是鎖定在少年手裡的槍,對準了非金屬質地的柄,甚至算著偏了也頂多打到對方的手──對於要取自己性命的人來說,這樣的傷害算是仁慈了吧。
但專注於閃避子彈的雲飛卻未注意,荻野與赤井不知何時,也不知何故似乎起了爭執正在拉扯著。

於是板機扣下,子彈破空而出,彈道如預期地畫出弧線,略為偏離,然後擊中出乎意料之處──
雲飛用力地閉眼再睜開,逼自己從回想中抽離,但思緒卻無法立刻回到現時。
最後赤井的那幾槍不難閃避,比起荻野還更加沒準頭。荻野比赤井冷靜多了呢。
──在此時此刻,還能想著這些的自己,究竟算什麼?

甩了甩頭,雲飛再次強迫自己將精神轉回現況。
赤井看上去暫時是不會回來了。

雲飛望向荻野,除去額角擴散開來的血色外,蒼白的少年闔著眼安穩地睡著。
彷彿只是畢旅的午間,男孩趁著野餐時分偷閒小睡般。
如果不看那些斑斑血跡的話。

雲飛艱澀地舉起腳步。

除了現況需要確認對方身上還有多少物品可以帶走外,她也沒辦法就這樣讓他就這麼躺在路中央。
再怎樣畢竟也同窗了三年。
手臂很痛,血也仍在滴落。
看來這邊處理完後,得盡快找個地方整治好傷口才行。

雲飛緩步向前,走向荻野。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