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1(Fri)

十七夜、祭典

  0911日 【劇情】十七夜丿祭典




    http://i.imgur.com/0pkTmcl.png     十 七 夜 、 祭 典      


09
月11 【劇情】十七夜丿祭典



喲!喲!來參加祭典的客人喲!(fireworks)
  (fireworks)  看看面具吧!

別被遊行及沿街的燈籠給吸引住目光,先來逛逛跟遊玩吧!
因為晚一點才會有盛大花火節目以及祈福的萬燈祭呀!

「你...做了什麼?」
看著對方猶豫了幾秒,最終卡特思仍是問了出口。

「嗯...這個嘛...」
回應的是似乎真的有在認真思考怎麼回答的拓跋若史。

「逛攤。」

「只有逛攤?」

「抽紅線抽到、射擊的獎品、跟面具攤給的東西。」
拓跋說著,一邊說明一邊舉起拿到的『物品』。

一條紅線連接著小黃瓜,
小黃瓜由一隻河童拿著,缺了的一角很明顯已經進了他的肚子裡邊;

一瓶似乎有點眼熟的蕎麥燒酎, https://i.imgur.com/jcHO0UX.jpg
人群裏面似乎有個帶著詭異地狸貓黑眼圈的青年用一臉咬手帕、十分不甘心的表情望向拓跋;

一個木雕長鼻子面具,
後面跟著一隻有點兒面熟的小天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卡特思無語地望著眼前人,然而眼前人顯然以為自己的解釋已經很足夠了。

「還有這個,要喝嗎?」
若史微笑著,另外拿出了一瓶貼著『五獎』的彈珠汽水。


卡特思無奈地望著不知道是毫無所覺,或是根本就打算無視的拓跋若史,一時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現在的狀況。






最後是剛巧路過的艾亞把兩人眾妖帶到了一旁,讓妖怪們自己解釋清楚。

紅線真的就連接著小黃瓜,拓跋抽出時就已經被河童拿在手裡吃了。
認識拓跋的河童君還與之揮了揮手。
於是想著卡特思大概會想見見老朋友的拓跋就這樣牽著河童過來了。

那是隻年輕的狸貓君,瞞著賣拉麵的長老出來開了間射擊遊戲店。
因為偷用幻術的關係每個人去頂多就射下一些小東西,然而路過的拓跋身為十紋自然是帶有一些破魔之力,輕輕鬆鬆地就打下了最上方的蕎麥燒酎。
本來這也沒什麼,但卻恰巧給某楚姓大尉看到,落井下石地奚落了狸貓君一番後還順手再加訂了兩瓶,逼得他得回拉麵店找老狸貓自首自己都幹了些什麼事。
所以其實狸貓君只是含著淚來,準備再遞交上兩瓶燒酎而已。

而面具攤給的是旁人撿到之後送來的,不是攤主的東西,攤主見著上面刻有奇怪紋路正覺得不太舒服,於是見到十紋的人經過,便趕緊塞給拓跋了事。
然後方才離開面具攤沒多久,就見到小天狗哭著追上來了。
同樣也是相當面熟的哪一隻。

「大家還真是有緣耶,那要不要一起去看花火呢?」
不知道為什麼聽完一連串奇事後,得到的是這樣結論的艾亞,開心地問道。
「人家知道一個好地方哦!」





https://i.imgur.com/aY1YYFT.gif


卡特思覺得隨便就跟著艾亞走了的自己,果然太天真了。
所謂的好地方,竟是指某會飛的牛車。(fireworks)


「嘿,貓仔,我們那邊的小鬼說有看到你在燒燈籠?」
方才才提過,早先在牛車中坐定煮著燒酒的楚雲飛,大概沒注意到卡特思相當『好看』的臉色,開口問道。

「哦?燒燈籠?」聞言,若史難得地有表現出興趣。

「是那個寫願望的那種?卡特思寫錯字了嗎?」
端上小黃瓜與各色菓子,艾亞跟著問道。

 卡特思頓了頓,然後搖頭,同時臉上露出媲美舞台用時候的燦爛笑容。

「只是處理掉沾有不正常慾望的燈籠而已。」

「不正常...慾望?」艾亞臉上出現了些許疑惑。

「我說阿你們幾個,好好的祭典一個兩個都不休息盡找事情做,是嫌平常工作太閒就對了?」
雲飛忍不住碎念,似乎是誤會了什麼。

「哦哦!是已經變成邪念的慾望阿,那真是辛苦了耶。」
艾亞則是跟著完全誤會了。

卡特思仍然微笑著。

至於一旁臉有點兒黑,且事後毫不意外地確認了自己果然是被燒掉燈籠主人的拓跋,在花火下就這麼被忽略了。

而燈籠上,能讓卡特思一看就知道作者是拓跋,筆墨難以形容的糟糕願望,自然是只有他兩人知曉內容了。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