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5(Tue)

Ch.8 開始能獨當一面了

105Ch.8 開始能獨當一面了-雪寶 & 狃晃
114 Ch.8-1 開始能獨當一面了-No.032 漢娜







 http://i.imgur.com/ZdNEAPA.gif 開 始 能 獨 當 一 面 了         

 No.005  雪寶         No.017 狃晃 



 
始能獨當一面了
負責人:坐騎山羊 杜觴  
所屬單位:後勤隊 運輸小隊
任務目標:保護前往奇岩山的運輸車隊,讓他們順利將食糧送至齋戒谷的難民區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齋戒谷的事情?
 所以聞香而來的強盜會比平常多出兩倍,他們可都是餓了好幾天的亡命之徒。
 你可得留意別從車上掉下來了,跟朋友一起好好掩護彼此吧



「當然!要保護好重要的樹果!」
聽完杜觴的說明,雪寶握緊拳頭,全神貫注。

「那個,阿雪...」
反倒是一旁狃晃有些不知所措。

「來做計劃吧!要抓緊時間、完美提供保護才行!」
雙眼炯炯有神的雪寶說話的同時,已經用念力傳送來了紙跟筆。

「你的眼神在發光耶。」
接過對方交給自己的筆,狃晃望著對方表情,一時有點不太適應。

「剛剛杜觴先生給的地圖,目標的路線大概是這個樣子。」
雪寶也同樣拿起了筆,不同於對方的是,一提筆就已然振筆疾書,畫上了滿滿整面的簡易地圖。
「阿晃?別發呆了,馬上就要出發了耶!」

「出發日期不是後天嗎?」

「對啊!所以今天明天要好好準備才行!樹果不只是果腹,在這裡還同時兼有醫藥功能,很重要欸!怎麼能輕易就讓別人拿走呢!」

於是狃晃第一次見識到了,來到雷吉島後,雪寶對於樹果增強的執念。



「這算是安全帶的概念吧。」
狃晃望著正在做行前準備的雪寶。

「嗯,固定好了。」
用布條將自己纏繞三圈,固定在滿載樹果的運輸木車前方,雪寶用力地拉扯著剛打好結,將之固定地更加結實。
「這次可不能讓自己掉下去呢。」

「其實我覺得應該還好。」
狃晃望向看上去顯然比吳三穩重許多的杜觴。
「這次的駕車狀況應該不會想之前那樣。」

「希望了。」
雪寶回應,扯了扯自己胸前的蝴蝶結。

「嘛、至少到目前為止,都還挺平順的?」

「也是呢。」

鈴鐺清脆地發出聲響。

「阿,來了哦。」

隨著狃晃的發言,只見更前方的一道岔路,路上幾個人捧著裝填飽滿的樹果籃,向著眾人所在的台車而來。

「樹果林的人。」

「嗯,應該是。我去幫忙!」
狃晃說完,跳下台車,輕巧地幾個移動,便迎上樹果林的人員,一同進行裝卸工作。

「咦?好快,等一下,我也───啊。」
於是正想跟著一起下去幫忙的雪寶,這才意識到自己才剛把自己穩穩地種在台車上的事實。

「哎、沒關係拉!阿雪!我們來就好,你留體力等等會很需要你的能力不是嗎?」
見到對方動作,趕緊喊住對方的狃晃,一邊說著一邊用電光一閃快速地將樹果收入台車中。






「就說阿雪很厲害嘛。」
狃晃滿意地望著因雪寶的活耀而目瞪口呆的同仁們。

原本說要一起加入保衛活動時,無論是齋戒谷、樹果林前來協助的原住民,還是一同來幫忙的工會同仁,見到一隻婀娜多姿(?)迎風搖曳(??)的歌德小童時候,都不免露出一種『這姑娘沒問題嗎?』,或擔憂或譏諷的表情。
然而相信現在,不會再有魔獸這樣認為了。

前來劫盜樹果的是一很有組織的部隊,也不之從哪冒出的號角聲響忽然響起之後,魔獸們成群結隊地自道路旁的森林中湧上,約莫是覺得另一邊是山谷,他們就算要逃也無從走起。
然而,他們卻漏算了一點,就是台車上有隻超能力系的正穩定輸出,幾乎是每一隻撲上台車的魔獸,連台車木質的邊邊兒都還沒撓到,就給雪寶一道念力甩飛,以拋物線落到另一邊的山谷下方。順利將食糧送至齋戒谷的難民區






「哎呀──」
本還在為雪寶的亮眼表現傻笑地像個蠢蛋的狃晃,一個箭步電光一閃撞到一邊狡猾天狗身上。

原本還跳在空中利用風準備落在台車上狡猾天狗,就這麼被一擊撞在地上。

「就算念力對你無效,也還有我呢。」
帶著微笑的狃晃,說話同時手裡完全沒有空檔地擊發出急凍光線,與他一臉呆蠢的模樣恰成對比,急凍光線速度極快地向前送出。

於是只見狡猾天狗還來不及發出慘叫,就已經被凍結於路中央,儼然一造型冰雕。

「哇阿阿阿阿阿───!」
狃晃剛轉回頭,只聽得一魔獸慘叫。

「怎麼了?」

「上上上面!」
同伴的迷唇娃跌坐於地上,一臉驚恐模樣。

「阿,是七夕青鳥,好漂亮──咦?」
還在讚嘆的狃晃,立刻就被對方作為瘋狂攻擊的鳥喙目標,趕緊一個閃身跳到一邊。
「哇阿,原來也是強盜嗎?」

七夕青鳥沒有回應狃晃,取而代之的是一記毫無猶豫的猛撞。

「哇阿、這樣的話,我也不客氣了哦。」
再次千鈞一髮地閃過對方襲擊的同時,不再發呆的狃晃手爪一動,又是一記急凍光線。






「威力好像還不太夠喔?」
狃晃動了動自己的爪子。

「還好吧。」
知道對方指的是急凍光線的雪寶,倒是不這麼認為。
「我毒一戳就倒了,代表也沒差多少阿。」

稍早,狃晃一記急凍光線之下,顯然受到相當傷害的七夕青鳥,卻沒有就這麼應聲倒地,而是拖著疲憊的身軀打算再次攻擊。
見狀的雪寶偷偷放出了猛毒素,並祈求台車上的樹果不要被破壞到。
本以為還會再纏鬥一陣子,卻見七夕青鳥才再次準備飛起俯衝,就先失去力量掉落於台車上。

「不過幸好沒傷到太嚴重。」
事後詢問起才知道,其實狡猾天狗與七夕青鳥,都是附近村落的守護者之一,只是被有心人是誤導,誤會公會的魔獸們是正在搬運四處劫盜來的樹果之惡人。
「而且誤會也解開了。」

「重要的是樹果也平安送達了。」
看著齋戒谷的魔獸們,帶著歡欣鼓舞的心情接過那些樹果,讓雪寶有種成就感。

「真是太好了呢。」

「嗯。」

「不過,阿雪,我們怎麼回去啊?」

兩人在到達齋戒谷後,分別遇上了不同的住民剛巧擅長他們招式的領域,討教了好一輪後,不知不覺公會的同伴們早就回去了。

「走回去阿,我又不會瞬間移動。」

「天黑了耶。」

「不要佔用齋戒谷空間拉,而且這樣人家還要生樹果來給我們吃。」

「是沒錯啦,但是我們沒帶糧食耶?」

「沒問題的,我有好好看清楚沿路上有樹果的位置,回去路上可以邊摘邊吃。」
雪寶說地輕鬆,完全不覺得這其實不是一般人辦的到的事情。
「哦不過,沒有酸味的喔。」

「那還真可惜呢。」

夕陽落入了地平線,而兩人的歸途才剛要開始。

 


             CH.8 開始能獨當一面了 (完)






 No.032 漢娜  

本段感謝漢娜中:)
  「真沒料想到這回入隊的幫助者,多數都是些姑娘呢。」
 
  名為杜觴的坐騎山羊如此說到。
 
  杜觴身任運輸小隊的分隊長一職,遊走各地多次,儼然深知各旅途之中所遭遇的危險,並非本身小隊能夠招架的,然而每每委任給公會的工作內容,就是援護運輸小隊運送食物,而這次的目標是前往齋戒谷。
 
  「…那還真是抱歉不符合你的期望。」
 
  雖然隊伍之中有個並非真女孩的歌德小童同行,而也知道對方並不是有意貶低,但還是忍不住壞嘴回覆了一番。
 
  「啊,沒的事,有人能夠前來幫忙,杜某我已經相當感謝了!」
 
  看得出來對方是急於解釋,當然我也沒有責怪的意思,也是蠻感謝他在出發前能夠答應我的要求,讓我像夥伴般的搭乘於背上,讓人有些感念之前身為人時跟夥伴的相處時光…不過在這道歉之後還有著疑惑,杜觴問:
 
  「不過能問上漢娜姑娘為何選擇幫助杜某,卻不是跟著其他新人去討伐赤面龍呢?」
 
  這回也不知是何種情況,多數人都選擇支援實戰部隊而行,也或許那方的狀況是真的很棘手吧,對於這個提問,我的回答是…
 
  「嗯?…這個嘛…」
 
 
           ◆◆◆
 
 
  ─數日前─
 
 
  「…加入部隊是必須的嗎?」
 
  對於帕奇利茲-小蜜的解說中這麼提到:
 
  『簡單來說~若還不清楚以後要做什麼、或是該進哪個單位,可以趁現在體驗一下!』
 
  令人遲疑這是否是強制性的規矩,所以確認的動作是必須的,雖然她也坦承並非如此,但在這非常時期,非常需要新人的介入,還是會希望各個部隊都能有新進成員支撐著他們。
 
  「…明白了,我再考慮個一小段時間…」
 
 
  向栗鼠如此答覆後的當晚,我與師傅提及了這件事,當然也少不了那個閃光電燈泡的存在。
 
  「我不太確定該怎麼做…」
 
  因為我自身也很明白,任何一個部隊都不會是歸宿,即使是師傅所在的分部,能力上也不足執行目標。
 
  「……」
 
  開口前習慣的沉默,雖之中參插著星野的玩笑吵鬧,但也不予理會,但最後他只這麼說著…
 
 
  「…視其所用,何處需求自身決定。」
 
 
  所以意思是……
 
 
           ◆◆◆
 
 
  「...各種原由吧,不過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還沒隻身到過甜尾村跟百露草原以外的地區,趁勢見聞也好……」
 
  這反而是我給杜觴的理由,實際的情況跟想法卻令人難以言喻,情緒上有那麼點複雜感,雖然照常的,面容沒有任何動作。
 
  「…感覺有口難言呢?」
 
  「唔?怎麼說?」
 
  「杜某現在可是坐騎山羊,就算對方不說,但我的角可是感受得到喔。」
 
  經過這麼提醒也才想起,坐騎山羊是個能用犄角感受到情緒的種族,而不知哪時自己也不經意的去碰上那頭頂大角。
 
  「……那請杜觴先生裝作不知道這回事吧…」
 
  所幸思想是不會被窺探的,這是萬幸。
  但就被人察覺情緒這點,還是覺得抱歉以及羞恥,提出了有請對方忘卻的要求,他人也不繼續深追。
 
  「我也只是基於好奇罷了,不會勉強姑娘說明的,請放心吧。」
 
  「那就說聲感謝了…」
 
  至此,聊天的時間結束,強襲氛圍凝聚,雙耳一顫。
 
  「…嘖,已經被包圍了嗎?」
 
  「看來一戰是免不了了,麻煩你們了。」
 
 
  隨之,魔獸到來,號角聲響起。
 
 
           ◆◆◆
 
 
  來者不速,人數眾多且頗有系統組織,相當熟知地形且採用優勢進攻,但論本部隊的戰力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可幾乎都被後頭的哥德小童與瑪狃拉給拉制住了,可為搶盡鋒頭。
 
  「杜觴先生趁勢加快速度脫離戰區吧」依循情勢,我認為這是最好的判斷,如此出口提議,對方也是如此認定。
 
  「當然的!漢娜姑娘好好抓緊我,不要摔下去了。」跨大步伐,硬蹄擊地應聲,喀噠喀噠,踩踏的頻率也轉為急促,杜觴奮力的拖拉台車,向前奔馳。
 
  但...更加麻煩的事情總是在後頭,以意外的情況發生。
 
  激戰纏鬥中,不知何來的七夕青鳥也現身於戰場,作戰的方式相當強硬,即使受到我方強力反制,也是死拖疲憊身軀繼續進行攻擊,可惜最後仍舊挫敗,龐大的身軀就這麼向台車所在摔落。
 
  「糟了,樹果…!」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就任憑牠這樣砸下,樹果鐵定是不成模樣,這樣的想法已經讓人不自覺得作出行動。
 
  「漢娜姑娘?!」
 
  似乎感受到緊抓草綠鬃毛的力道消失,杜觴叫喊,大概是試圖阻止吧,但一切都來不及了,從他身上離開的大尾立女孩,其身影已經轉移上了台車,在樹果堆中穿插了位置。
 
  「不要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敢看!」
 
 
  隊伍此起彼落的唉聲,最終看到的畫面,是七夕青鳥壓在大尾立女孩的身上。
 
 
           ◆◆◆
 
 
  「唉…從來沒見過像你這麼亂來的姑娘啊…」
 
  杜觴大嘆一口氣,瞧了瞧少數些微碰壞的樹果,剩餘的幾乎相安無事,隨而轉回視線看向大尾立漢娜,似乎只有頭頂撞得有點腫,但幾乎毫無大礙。
 
  「反正目的能夠完成比較重要…真的就這麼任牠直摔在車,那大夥跑得這趟可以說是白費的。」
 
 
  隊伍最終也是平安的到達齋戒谷,先不論這地是多麼的奇聞異景,先將時光倒回前些時刻…
 
  就在巨大身軀與台車相隔不到一米半的距離,當下已經沒有其他的想法了,一切都是出於下意識,也不論傷害倍數是沒有多大成效,踏穩腳步,體內波導反覆匯集於雙手,一拳又一拳敲打在青鳥身上,也一記一記打得結實,就這麼形成了緩衝。
 
  是的,這招是便是前些日子得到的招式石習來的技能──增強拳,沒想到會是實踐於此。
 
  但最後為何還是壓到身上的原因,說來愚蠢,但其實就只是腳滑了而已,因此順勢向後傾倒,連帶去撞到台車邊角,所以腫包就是這麼來的。
 
 
  「等會回程去趟醫護室給小梅姑娘看看吧?」
 
  卸貨當下,杜觴如此提議,雖是好心建議,但實在心領了,不用說我想大家也明白的。
 
  「不了,很快就消的東西,用不著勞師動眾。」
 
  「…也是,姑娘如此決定,杜某也沒甚麼好說話的了~」坐騎山羊似乎也察覺話中之意,也不再加以勸說「那麼早些成事就起步回程吧。」
 
  「了解。」
 
 
                  …To be continued.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