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2(Mon)

任務四、遊賞京師慶蓮香

05月25日 


  任務四 、遊賞京師慶蓮香    

No.017 梅冥梓 & No.009 梧銘世



一、

「游大爺你身旁不就一名美人嗎?找我這粗漢看活動,也未免太殺風景了不是?」

梧銘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青年絕對不像面上親切的笑容那麼簡單,所以當自己被當家的差人叫回萬豐,見到游日京好整以暇地手搖竹扇,以委託人身分點名自己時,第一個反應就是與以往同樣地,無視管事的警告眼神,先嘗試推掉委託再說。
當然,結局也如同以往,自然是閃躲失敗。
而且此次的發言,更是額外地挖了個坑給自己跳。

「沒辦法,小蒼雪擅長的不是這方面,沒法陪本大爺喝酒聊天看風景...」
游日京雙手一攤,隨後做出靈光一閃的表情。
「阿不然本大爺再找一個人吧,有他在風景絕對漂亮。」

於是就在梧銘世完全沒有拒絕餘地的情況下,就這麼被視為接下任務了。

二、

從麒麟商號回歸梅家別府,東西剛收好正要換上工作服去執行任務,就聽得外邊有些騷動,書僮跑入告知外邊僕人接待了熊先生帶著一位沒見過的貴氣商人,於是梅冥梓放下了手邊服物,走到客廳。
當見到的是游日京有說有笑朝著自己打招呼,旁邊還跟著一臉"我很無辜不是我說要來的"表情的梧銘世。
梅冥梓一時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當下的心情。

梧銘世伴著游日京說笑,心中實際是緊張到心臟都快從嘴裡出來了。
那日吻了梅冥梓也抱著睡了一夜,睡到估計都打呼了,起床看到的是梅冥梓一貫無表情的臉,雙眼睜著也不知是否一夜沒睡。
後來兩人仍然結伴同行,也仍然都是走在前頭的梧銘世負責東拉西扯談天說地,
梅冥梓看上去仍如同以往,靜默地聽著偶爾回個一兩句反應。
這情況確實不該說是壞事,氣氛也沒尷尬甚至該說相當融洽,但梧銘世實在很難不忐忑──喂大少爺你也太冷靜了吧!
不過即便是內心思緒奔騰,既然眼前的少爺表現得不當一回事,他也沒打算特意去提,就這麼沿路作伴回到京城,路上偶爾牽牽小手小小拉扯基本都沒被拒絕,真要說也確實是感覺的到與對方比之日前親密了很多。
但還是感覺相當怪異,尤其在不知道對方怎麼想的情況下。
他也清楚當時的梅冥梓十分混亂,自己某種意義上根本可稱是趁人之危,難保哪一天梅冥梓往壞的方向『想通了』去,搞不好佑掄起暗器往自己招呼也不一定。

內心活動梅冥梓自然是看不出來的,雖然隱約感覺到梧銘世似乎有些僵硬,但旁邊的『富商』顯然更加吸引人的注意力。

「早聞坤佈提起梅家別府是如何精巧雅致,今日總算是得償所願得以入內一觀阿。」
游日京看上去興致高昂。
口飲香茗,好整以暇地坐著,看上去倒比梧銘世還要更加地將別府當作是自己家了。

梅冥梓想了想,望向家中女婢,交代對方再去泡一壺,順便帶上糕點。
既然是當今聖上,多巴結該不是壞事。
更何況對方等同於兄長父親的頂頭上司,再怎樣也不好失了禮數,更別提將人掃出門。

「哦?謝啦!──不會奇怪本大爺怎麼認得你兄長?」
看對方小婢端上幾盤糕點並不時添茶,問句卻是向著梅冥梓。

「...游公子人面廣,識得家兄自非稀奇事。」
情緒波動本就較常人少的梅冥梓,知道對方身分之後,實在很難感到驚訝。

「...準是墨影那傢伙多嘴了。」
游日京先是小聲啐唸了一句,隨後仍立刻笑開。
「算了,這樣也好,本大爺還欠個陪遊的,梅二少不會拒絕吧?」

三、

其實梅冥梓,很想拒絕。
要觀蓮絕對是找個人跡罕至的最佳場所自己去悠遊幾天,怎可能跟人上京擠成一團,又不是要賞人。

但當目標就在眼前晃,顯然沒打算就地回歸皇宮,且還擺明了要晃去人更多的地方給刺客當靶,他當然沒有拒絕同行。

於是,此刻兩人併游日京、蒼雪,以及船主也就是船夫青年,一同待在船上。

「欸梅子。」
梧銘世開口,眼神有點死,也懶得思考亂叫對方名字會不會吃暗器了。

梅冥梓望向對方。

「這種事情,在你們有錢人家,是很正常的嗎?」

梅冥梓想了想。
「大概。」

模稜兩可的答案,在此之前,總不能說眼前這貨是當今聖上,所以他做什麼都沒問題之類的回應。
雖然一般人再有錢大概也不至於會這麼亂來。

數刻鐘前。

『嗨這位小哥,你的船,本大爺要了!』
游日京嚷嚷著要到湖裡賞蓮,走到了湖邊就這麼衝到了一駛船青年前方,大喇喇地開口。

『這位爺阿,這船我們做營生用,賣不得的。』
那青年駛的是一遊湖用的中型船隻,方靠岸就聽得游日京發言,本以為遇上匪徒,卻見對方開始數起身上銀錠,直問著要多少錢,只得搓著手帶些慌張地回應。
『若爺喜歡,小的載你們到湖心繞一周看看?』

『阿?可本大爺就想操船玩兒?』

『這、這船不那麼好控制,若讓爺這樣的人掉進湖去出了什麼岔子,小人陪不起阿。』
青年一臉困擾。
雖不知眼前人物的身分,但光看那華麗的衣著與富商氣息,再怎樣都不會敢小瞧對方。

『不用擔心,本大爺識得水性的──嘛不過有人在本大爺玩膩之後幫忙划也不錯,這樣夠吧?』
完全沒給對方拒絕的意思,游日京爽快地塞了錢到對方懷中。
然後還順手拋了一錠給梧銘世。
『幫本大爺買些你們平常吃的,你自己想吃啥也一塊買來阿。』

...

於是此刻,乘著湖面平靜,甲板上大桌板擺滿了酒菜,雖非細緻高級的菜餚,卻是相當細心地蛋豆魚肉蔬果各類都擺上了些許,京城裡市井間看得到的菜色大致都齊了。
然而,那個要求要酒菜的人,卻是不在席上。

「來了來了!梅君你看~超、大、尾!」
也不知怎地在艙房內看到釣竿,於是又差了梧銘世去買餌食後,船一駛至湖心便毫無懸念地提竿衝到船沿的傢伙,發出了相當孩子氣的吶喊。
「晚點帶去給本大爺的廚師料理了,鐵定好吃!──沒事沒事,你們賞蓮,搖船的小哥也是,跟那兩個一起吃沒關係,本大爺釣本大爺的啊!」

「...要喝茶嗎?」
目送游日京豪爽地提著釣竿與桶再次出發,已經不想深究明明是熙來攘往的著名景點湖裡面,到底是要怎麼做才能在短時間內連釣三條魚。

平常任務來說,梅冥梓大概會持續警戒而拒絕,然而此刻也就默默地接過對方倒來的茶水。

「這位兄弟,那邊都說了,就一起吃吧?」
雖然也同樣保持著警戒,但既然委託人給了要自己吃的指令,乾脆遵從的梧銘世,大口夾菜就順便招呼了句。

「這不成,我還要顧槳呢。」
雖是這樣說,但眼裡看得卻不是船,而是跟著直挺挺站在一旁的蒼雪。

「蒼雪姑娘吃嗎?」
順著對方視線看去,梧銘世同樣開口招呼。

蒼雪搖頭。

「蒼雪也去吧!」
剛把竿再次放下,游日京補上一句。

蒼雪沉默地望向游日京數秒,後走到桌旁,拿了碗筷裝好後,走回游日京身旁,坐下。

「唉、我是要你跟他們一起吃──」
游日京無奈地碎念,卻也不再趕蒼雪去吃食。

於是,梧銘世在對比下感受到了『梅冥梓在同桌吃食且對自己有反應』,是多麼令人感動的事了。

四、

「哪來的?」

「哦,那個啊,買的,咱家老闆掛保證的品質。」

「萬秀坊?」

「嘿啊,請認識的生了一套。畢竟他剛剛信誓旦旦地要擼船,想著若真落水用得上,反正也是他大爺付錢嘛。」
畢竟看對方性子,也知道不是勸得住的。
「不過,還真沒想到是因為這樣用上啊。」

稍早,釣魚釣夠了的游日京,在蒼雪手裡還提著碗筷時候發難,說要去繁花樓買蓮花製的特殊甜點,一邊形容那多好吃,話說到一半一頓,又是天外飛來一句。
『阿、對了,帶些蓮藕去給她們好了,總要有些見面禮嘛。』
然後就在大夥都還來不及反應的當兒,噗通一聲便往水裡去。

於是這會兒,賞蓮賞到水裡邊了。

這 一著可把船上人都嚇了跳,雖然路上明顯圖謀不軌的傢伙,近點的都給梅冥梓暗器掃了、暗器搆不著也在梧銘世替游日京買菜餚服裝時候沿街清理了,但光在路上走 那麼小段,就招來如此份量的刺客歹徒,知曉內情的梅冥梓也罷,就是梧銘世也明白眼前的委託人說要保鑣,絕不是好玩浪費錢用的。
在水中可不比船上,誰知曉水下會不會混什麼東西。
於是護衛三人與船家幾乎同時起身。
其中大概只有船家是擔憂游日京不諳水性打算下水救人就是。

而就在一群人要跟著往水裡跳得當兒,游日京好整以暇地一個漂亮觔斗翻回船上。
手裡抓著剛摘下的三串蓮藕,一邊得意自己沒傷到花莖直取藕部,一臉沒事樣,完全不管船上的人全為他捏了把冷汗,接著擰了擰滴水不停的衣襬,皺眉表示有點濕不太舒服。
於是好不容易回過神的梧銘世趕緊送上預先買好的服裝。

「好啦,咱們走吧!」
游日京換了套乾淨衣服。
大概是懶於挑選,梧銘世挑上的服裝與游日京原本的無甚差別,顯是梧銘世取了幾乎一模一樣的款式。 
「找梧兄當護衛果然沒選錯,真機靈。」
「阿哈哈,過獎。游大人舒心便好。」
告別船夫,游日京領頭,蒼雪緊隨身旁,後面梅冥梓與梧銘世並行。
「護衛...很習慣?」
本聲音就沒很大,預估距離上游日京該聽不見,梅冥梓開口。
「啊?喔對阿,你也知道我家小鬼多嘛,某些有錢人家的委託作起來也跟照顧小鬼差不多,意外地滿順手。」
理解對方的詢問,對於自己每次護衛作一作總會轉成保母般的存在,已經差不多習慣了。
「磨蹭什麼呢?要丟下你們囉!」
前方的游日京揮了揮手。
才不會做出遺失目標人物這回事。
梅冥梓心中想著,倒沒開口。
「就來、就來!」
梧銘世想的也差不多,猜中梅冥梓心思地向著他笑笑,然後衝著游日京精力十足地回應。

五、

夜晚,巢塘江畔。
人聲鼎沸,江畔、江流、人手上皆盡拿滿了蓮花燈。
一朵朵荷、蓮花造型,燭火在其中搖曳著,讓粉色的花瓣一明一暗地閃耀著光芒。

「聽說放下去時許願,許了願,蓮花精靈收到後,祈願的內容就會實現。」

「真沒想到游公子相信這個阿...」

「相信阿。」
游日京笑容燦爛,看上去完全不是孩童天真無邪相信傳說的模樣,反而帶著趁隙作弄人的促狹。
「所以你們都許願吧,一人一個講來給本大爺聽聽。」

「啊?」

「本大爺呢──就,希望『天下大同』啦。」
游日京笑著放入蓮燈。

淡粉色隨著光暈的燈花,載浮載沉地迂迴向前,融入花海。

「天下不早就大同了...」
並不知眼前人的身分,只想著大梁國悠久國祚,相當破壞氣氛地低聲吐槽的梧銘世。

「梧兄,換你啦!」
游日京指定道。
看上去也不在意,只胡鬧地相當開心。

「呃、那就希望大家幸福快樂好啦。」
搞不清楚這事的有趣之處,心裡邊只心疼著蓮燈賣的實在有夠貴,猶豫了會才將蓮燈跟著放水流,心中仍暗嘆著浪費。
當然出錢的游日京,絲毫不在意地一人塞了一座。

「哦?這『大家』,可有包含梧兄自己?尤其是,討個媳婦兒之類的性福?」
游日京笑著質問,眼神卻是瞟向梅冥梓。

「這、這這、也不能說沒有啦,欸梅子,換你。哎、蒼雪姑娘,都說了放燈時候要許願不是?」
顧左右而言他的狀態下,見到蒼雪沉靜地放了燈依舊一句話沒說,梧銘世趕緊轉移話題。

「嘛沒關係,小蒼雪的願望本大爺是知道的,那麼梅君,可有什麼願望?」

本還在研究蓮燈構造,內心暗自評估其接縫粗糙,耐水度不足的梅冥梓,聞言點了點頭,緩慢蹲下。
蓮燈入水,在他鬆手的時候脫出,追著梧銘世的蓮燈而去。
「希望游公子,赴麒麟一趟。」

不卑不亢、不淡不鹹,沉穩清澈地將其『希望』說出後,望向游日京,靜待對方的反應。

「麒麟?說啥?」
最先反應上來的是梧銘世,隨即響起那是梅冥梓時常走動的當鋪名稱,於是不確地眼前一擲千金的游公子是否金錢來源是當鋪、還給人家追討了一類,一時猶豫了,不知該不該把心中疑問問出口。

而就在梧銘世還正疑惑的同時,一旁笑聲打斷了其思考。

「哈哈哈哈哈───」
游日京舒爽地大笑了出來。
「好願望、好願望。」

梅冥梓冷然地望著游日京,等待答覆。

「成、成,也差不多該去了,再給他們等下去,估計那兩個腦袋都要禿了。」
似乎完全不覺得自己說的那兩人,若腦袋真因壓力禿光絕對是自己造成這點有什麼問題,游日京相當開心的模樣。

而實際回到麒麟商號,已經是又過了一個時辰後的事情了。
兩位頭子雖不至於被搞成禿頭,但從兩人眼角的血絲看來,從殿下消失到被帶回商號的時間裡面,都沒休息地在聯絡四方這點大概不會是錯誤的猜想了。

六、

梅冥梓走出麒麟商號,即便是臉上沒什麼表情,心中仍是大大地鬆了口氣。

兩位上司,原本笑笑充滿餘裕的那位失了冷靜在破口大罵也就算了;原本冷靜自持的那位,沒說話只聽著皇上與二頭子的對話,然後手裡的瓷杯就這麼被他握碎了。
是的,發出了清脆聲響,然後碎裂。
陶瓷碎片落到了地上,頭兒淡定地拍了拍手將手裡殘渣一同清理至地面,然後繼續面無表情地看向被自己行為嚇愣了而忘記爭執的皇上與二頭子。
而梅冥梓看準了時機告退出場。
後方沒多久又響起爭吵,不過這便與梅冥梓無太大關係了。

「啊,喂、裡面,還好嗎?」
遠遠地見到梅冥梓走出來,不敢大聲,大動作地揮手將人招來身邊才開口詢問。

夜裡邊麒麟商號沒什麼人,一身黃衫的梧銘世杵在路上格外顯眼。
當然,裡邊即便壓低了音量,爭執的聲響也仍格外地明顯。

「...為何在此?」

「還不就擔心你嘛,哪有人三更半夜約當舖的,出什麼事都不知道...」

「擔心?」
本以為對方敏銳,大約是察知了游日京實際身分,但聽著似乎不是那樣,梅冥梓反而不解了。

「沒啥,這時間你那不會有人來接吧?我送你一程。」

「嗯。」
搞不懂對方要送自己的用意何在。
但基於沒什麼非得拒絕的理由,也就順了對方的意懶得多說。

「欸,明天有空嗎?咱們去北山走走?」
走到半路,梧銘世開口。

「喔?」

「就山頂有個冰湖,湖水冰涼──不過沒結冰,那裏面有種水蓮花,粉紅帶著紫的,不知你看過沒有?現在也正是花季。聽說那花是天山雪蓮的遠親,適溫帶較暖,也沒雪蓮那些強身補體的功效,但整批開起來也挺有看頭。」

「...你說的可是入玉紫心、解黑煞方的鳩羽蓮?」
聽著說明,梅冥梓雙眼都亮了。

「這、我也不知道,總之那邊平常也沒啥人去,不怎麼吵鬧,要不我兩明天去那遊湖賞花?」
看對方明顯有了興趣,打鐵趁熱地詢問。

「何時?」

「隨時!」
事後回想,比起那深不可測的游公子,更深烙印在梧銘世心中的,反是那在粉紅略泛紫邊的蓮湖邊,少有地帶著由衷笑意的梅冥梓,那讓蓮花也遜色了不少的絕美。
雖然也知道那純粹是確認了水蓮花就是梅冥梓期盼的鳩羽蓮,準備開採的愉快笑容罷了,梧銘世仍然十分高興能夠見到那表情。
於是兩人就這麼又多了一次游蓮行旅,而不知覺自己又幫梅冥梓的毒物煉製收藏多了許多味的梧銘世,自然不知道自己增加了對方多少的戰力。








任務四、遊賞京師慶蓮香 (完)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管 理 人

mero

Author:mero

小 劇 場
 

最 新 作 品
閒 聊
.